朱平豆:在被隔离的日子之四——这个隔离有点冤,我可以起诉国航吗?

2020年4月8日 23:10
來源:香港奇点财经特邀专栏作者 朱平豆

奇点财经4月8日发布 – 本文为奇点财经[ ESG·公共管治] 专题文章

编者按:朱平豆,奇点财经特邀专栏作家,中国著名媒体人,曾任职21世纪经济报道资深记者,21世纪财富部负责人。现任滴滴打车副总裁、媒体研究院院长。朱平豆先生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经过新疆而被隔离,他将此次隔离前后的经历及感受以日记形式记录下来。奇点财经已获朱先生授权,将有关内容发表,以飨读者。

以下为文章正文:

2020年3月22日星期日,这一天注定会成为我生命中被记忆的日子。

当时,我在国航北京-乌鲁木齐,ca1293航班的客舱里,位置是30L。当时,飞机已经落地大概将近半小时了,一直让全体不要站起来,一律不要动,准备接受检查。

然后,就是“全副武装”的防疫人员来到我的身边,首先是核实我的航班信息,然后要求我拿出身份证,再然后,就把我的身份证给没收了。

从我这一排开始,往后一共还有4个人,都被查询了,也被没收了身份证件。

我上来就知道后面的人,有人是从国外转机上来的,我也知道这个航班的乘务员是知道这个航班上后面几位是从国外转机回来的。(参见前文:国内疫情接近尾声,我到新疆即被隔离了)

再然后,防疫人员要求我与我身后的一位乘客下飞机。

这时候,我觉得我是有理由要求对方回答我,为什么要先带我下飞机的。我觉得,如果认为需要把我带下飞机(应该是被隔离),为什么要让我坐在离国外回来的旅客靠近的位置呢?等等,但我知道,这时候这样的行为是不明智的。

你只要回想一下,有许多乘客在飞机上与人产生争执,后果是什么,那最好的选择,就是乖乖巧巧地——下去!

下机吧。

飞机的不远处,停着一辆救护车,随后,坐在后面的3位乘客也下来了,并且先上了救护车,然后,也要求我与另一位乘客也上这辆救护车。(飞机上其他乘客,阿门,他们都安全下飞机走了。)

这时候面临的第二个问题,既然他们是国外回来的,将要去被隔离,那我为什么要在他们被隔离前,要与他们同乘一辆车呢?要知道,救护车的空间非常有限,这是被感染的最危险的机会点。

我可以拒绝上这辆车。

我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放弃了这个要求。因为我知道,我现在所处的位置,是新疆,地窝堡国际机场。

从开始到上这辆车,“陪同”或“押解”我的,是那位胖伴的防疫人员,因为态度是真的比较生硬——但并没有任何威胁性语言或粗暴,只是态度生硬,真的还是有些害怕发生一些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发生,因此,我抓住一次机会,对这位防疫人员说:
“我想说一下,我也是医生,而且就是肺科医生(这是真的,只是它是过去时),所以,麻烦你态度最好可以好一些。而且,我也知道,他们三位是从国外回来的,我不歧视他们,我也希望你对我们好一点。”

这位防疫医生真的挺好的,没有回答什么,但脸上的表情立马松弛下来。

我也问了那三位,是从哪个国家回来的,那个明显是母女的母亲回答说,是从德国。另一位男孩迟疑了一下,也说了国家,但我没有听清。

下了车,那三位被另行带走,我与另一乘客被带入一个不大的等候大厅。

然后是等候,然后是上了一辆大巴,再然后,就是进入一个被封闭的七天连锁酒店,在那个很冷的大院里,等候了一个多小时,被关进一间屋——不准出门。

在这里,还是有一点点幸运,就是正好排在前面的位置,这样,比其他乘客大概平均要提前一个多小时进了屋子。

三天以来,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场隔离,是可以避免的吗?

我知道立即会有人说,可以啊,你不出来不就可以避免了吗?但是,我觉得,疫情早期,乖乖闷在屋里,就是对防疫最大的贡献,在疫情明显缓解的情况下,复工复学复商,就是对防疫最大的贡献。谁阻止了这一点,谁就是历史的罪人。最起码,我个人就是基于这样的动机,才出来的。而且,新疆就是最安全的地区。不信,你去查疫情通报吧。

回到正题,谈证据。

飞机起飞前,广播中反复广播,凡从国外转机的,必须要进行登记。有三位是从国外回来的。

他们是先行登记,再上飞机的,说明国航人员是知道他们是从国外回来的,而且,是被安排在最后的两排座位。说明国航人员是可以进行这样的安排的。

同时,这个飞机上的空位置比较多,大概后面八九排基本上一排只有两个人乘坐,所以,如果机组人员为了避免我们的健康风险,完全有可能安排我与另一位乘客坐在前面一些的位置。这样,就可以一是避免我们遭受感染的风险,二是完全可以避免我们被隔离啊,啊,啊!

为了能说明情况,我画一张图吧,表明当时的位置。

红圈的30L,是我的位置,红圈的31L,是另一位的位置;

黑圈的30C,是一位神秘的男乘客,一直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到飞机落地后,突然消失了,他本来也是应该被隔离的,为什么可以避免,存疑。

蓝圈的33C,一男;34C、34B,母女俩,就是从国外转机回来的。

从这个图中不难看出,在国航人员安排这三位从国外回来的乘客坐在最后的位置的同时,安排我与31L的乘客将位置前挪动一到两排,一切就可以避免吧。

我的第三个问题是:我可以以此来起诉国航或首都北京机场不作为吗?

起诉的理由是:
1,在明知飞机上有国外回来(包括从高危疫区德国)的乘客时,完全可以并应该安排我们的座位往前挪移1~2个位置,以确保我们的安全;同时,可以避免我等被隔离;
2,在明知这三位是从国外转机回来的人员时,让我们与他们同时乘坐救护车,而同车的押解的防疫人员是“全副武装”。让我们几乎完全暴露在危险人员面前,这是完全不应该,并且是可以完全避免的。
3,如果我不幸中招,甚至因此失去生命,我家属是否有权要求国航,首都国际机场赔偿我的健康或我失去的生命?

(同时,我也要表达一下,同机的空乘小姐,在那三位国外回来的人员身边走来走去,同时,后面的操作间离他们的位置更近,而且,他们接触到这些感染危险人群的机会是每天,各她们表达一下诚挚的敬意与关注。)

真的要起诉,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甚至会使我陷入一个长期被焦虑的过程,只是因为,有关方面实在是有草菅人命之嫌,才会产生这样一个小小公民的小小想法。

而从另一个方面考虑,被隔离14天,我个人的损失事小,政府要调动多大的力量来维护隔离工作呀。此中的纳税人的钱,不能这样被浪费吧。政府有关部门也应该对他们追责才是。

还有,看起来是真不太适应这样的生活,早晨起来量血压,血压达到110/90mmhHg,不相信会是这样,因为我的血压控制得非常好,一般都是在110/70mmHg左右,前天进来被隔离时,就是110/75mmhHg。现在又重复量,还是110/90mmHg。唉,这罪受的,真的有点冤,而曲(曲折的曲)!

我被隔离中,动弹不得,我倒是希望,有哪位朋友能够将这个文字,转给国航的人,能够给我一个回答。

还有一个,今天 ,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亲爱的妈妈的三周年忌日。在天之灵的妈妈。我只能在这个被隔离的地方,陪伴妈妈度过今日。

点击此处查看隔离日记(3)

点击此处查看隔离日记(2)

点击此处查看隔离日记(1)

本文发表于2020年3月25日

友情提示:请下载奇点财经APP(点击 IOS版  安卓版)或关注香港奇点财经官方公众号(奇点财经HK)以得更全面的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