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中國境內債市總結:違約風險加劇,城投與銀行同業亦未能幸免

2020年2月14日 17:38
来源:香港奇点财经 Singularity Financial

奇點財經研究團隊出品

奇點財經綜合WNID數據庫信息後發現,2019年中國境內債券市場違約數目相比2018年有所惡化。截至2019年末,違約企業多達53家,較2018年增加5家,全年共有177只債券違約,涉及違約規模約1118億元。違約形勢日趨嚴峻,大型國企、城投以及金融同業均出現不同程序的債券違約現象,面臨信用風險,這意味著市場或不得不建立起信用違約常態化的理性預期。


數據來源:wind數據庫

從奇點研究統計的情況來看,2019年中國境內債市場上AAA和AA+級企業的違約數量和涉券規模占比明顯提升,發行時主體評級為AAA和AA+級的違約企業共有12家,較2018年增加5家,占比提升23%。從違約總體情況上看,民企仍是違約的“主力軍”,占比高達84%,違約債券規模高達810億元。


數據來源:wind數據庫

從發行主體來看,2019年,大型國企、城投以及銀行同業都深陷不同程度的信任危機,”花式“違約的案例增多。甚至到了年末,違約已被市場戲稱為”兌付展期“。2019年12月,海航集團控制的海口美蘭機場發出公告,申請延期支付”19美蘭機場SCP001“本金,該公司此前於2019年12月16日支付該債券的當期利息,但”SCP001“的兌付日從2019年12月14日起延期270天。此外,12月29日,當美蘭機場的另壹期債券到付息時間時,官方稱因二期工程需要資金保障,決定遞延支付當期利息。2018年海航陷入債務危機,截止2019年,至少已出售超過250億美元的資產,其中不少都是虧本出售。據市場有關消息,海航希望出售子公司Seaco以及Avolon的股份,都曾遇阻。

2019年不僅AAA的信仰被打破,壹度被投資者捧上“神壇”的城投債也出現違約信號。早前城投債得益於其發行主體的特殊性,有壹定的政府信用支撐,投資人普遍相信相關的政府會為城投公司兜底。但是,2019年末“16呼和經開PPN001”和“漯河城投私募債”的險些違約事件,令市場嚇出了壹身冷汗。

奇點綜合投資界人士的觀點後發現,造成城投走下神壇的最主要原因是中國區域發展不平衡,壹些相對不發達的城市償債能力也相對較弱,而某些偏遠地方的債務管理系統並不像東部沿海城市發達,從而容易導致違約風險。其次,從全國範圍來看,城投公司與政府的信用正在逐步切割,政府多次闡明,不會對所有債務兜底救助,這也令城投公司的償債壓力陡增。

2019年,與城投壹起走下神壇的還有金融同業發行主體。2019年第二季度的“包商”事件動搖了中國金融同業的“剛兌”信仰,令金融行業的借貸信用遇到挑戰。

2019年5月,包商銀行被中國人民銀行以及中國銀保監會接管,時限壹年,並公布了包商銀行的同業負債兌付方案:5000萬元以內的同業負債施行全額兌付;5000萬元-1億元的同業負債僅兌付本金;1億元-20億元的同業負債兌付90%本金;20億元-50億元的同業負債兌付80%本金;超過50億元的同業負債兌付70%本金。

按照這個標準,部分同業客戶難免出現損失。市場參與者對奇點表示,非金融企業發行人發生違約,損失的是企業信用,但要是金融行業的信用受到挑戰,那金融同業者的信任也將成為壹個問題。尤其是考慮到中國的中小銀行是支持中國中小企業融資的主力,如今其自身負債若面臨困境而不知該如何解決,或會拖累信用供給,導致民營企業的再融資渠道受阻,有可能會間接導致信用崩塌的多米諾骨牌。因此呼籲有關問題應該引起相關部門的足夠重視。

2019年造成發債主體違約壓力上升的原因很多,中國面臨近幾年來罕見的外部壓力是壹重要因素。展望2020年,中國企業剛剛從中美貿易沖突中獲得暫時的喘息機會,卻在2020年初迎來兇猛的“新冠肺炎”疫情。從短期看,中國境內大中小企業的信用狀況有可能仍然難以較快恢復至正常時期,債券投資者可能會更偏向於低風險低利率的投資選擇;從長期看,還要看政府政策和經濟結構轉型的進度成效如何,但考慮到全球各主要經濟體均已不再考慮“放水”,甚至步入加息周期,未來中國局部性社會信用的縮緊或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