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記者會:開學時間及跨境學童安排

2020年7月20日 19:23

奇點財經7月20日報導 – 記者 張文成 發自香港

以下為香港教育局局長楊潤雄7月20日會見傳媒問答的內容:

記者:你好,想問局長不早于八月十七日開課的日子是怎樣定的?基於什麼理據支持?另外,想問在現時情況下,有沒有預計中三或以下的學生在下學年也未能上學?有沒有預計他們最快可以複課的日期?就跨境學童方面,暫時有沒有什麼方案,例如安排網上教學給他們?會不會太倉卒,令他們完全追不上學習進度,造成不公平的情況?謝謝。

教育局局長:第一,我們暫時說八月十七日前未能複課,主要是因爲我們看到有些幼稚園和國際學校原先預計在八月上旬,即十五號前開學。鑒於現時疫情的狀況,我們認為需要一至兩星期方可以看到疫情究竟是否受控、疫情情況等。我們亦打算給兩個星期的準備時間予學校,所以我們估計在七月尾才可告知學校八月中能否開學,即大約四個星期後,但情況仍須視乎疫情發展再決定。

 

至於跨境學童方面,正如我剛才所說,在今年六月時,我們安排了一批中三至中五的同學回來上學,大家也知道,當中在關口和交通的安排也牽涉了很多資源和兩地政府的投入。我們當時也評估過,如果要再開更多年級及沿用現時模式,安排上似乎很難做到。所以,除非我們看到交通工具及更多關口重開,否則很難讓所有跨境學童可以每天來香港上學。由於我們亦要考慮對兩地疫情的影響,我們提早告知大家,按現時情況來看,我們希望在九月能開學,而就算能開學,似乎中三及以下的同學也未能在九月初來香港上學。我們會透過網上學習和在家學習的方法幫助他們學習,在過去的時間,學校在如何幫助學生在家學習方面也有很多經驗,我們亦到過一些學校進行視學,瞭解他們有關在家學習和「停課不停學」的措施哪些有效。我們會利用這段時間多與學校討論,看看如何支援這批在內地的跨境學童。我們經常說在家學習和在學校內學習始終有些分別,但在疫情下,我們希望能夠盡力做得最好,幫助這些學童在家裡也能追得上學習進度。

記者:會不會擔心整個下學年也未能開學?最惡劣的情況會否中三或以下的學生,在整個下學年也要進行網上教學?

教育局局長:我認為今天很難就疫情的發展和走向下定論,這亦關乎社會是否齊心合力,做抗疫防疫的工作。我們當然希望儘快讓所有學生,包括本地和跨境學生,回校上課,但這真的要視乎疫情的發展。今時今日跨境學童固然是其中一個擔心的問題,但社會上不同階層的人士也受到疫情影響,政府同樣關注所有階層和希望可以幫到大家。

記者:你好,現時疫情都很嚴重,就星期三的放榜,教育局會否強制要求學校網上派成績表?如果有學校真的打算開放給學生回校領取成績,你們會否提供指引?另外,以往學生放榜後都很需要老師的指導,説明他們選擇學校、排choice,如果今年網上發放成績,(老師)可能未必能親身輔導,你們會提供什麼建議給學校進行輔導工作?

教育局局長:正正就是你剛才提到的兩個因素,所以行政長官昨日公佈了我們對於中學文憑試成績放榜的安排,一方面我們固然要注重教職員和學生的衛生安全,另一方面我們都考慮到有部分學生需要即場的輔導,可能是心情上、升學、就業或前途的輔導,所以我們的安排,當然覺得,可以的話,首要是利用網上公佈成績,即透過學校在考評局(香港考試及評核局)領取個別同學的成綪,再利用某些方法通知同學,不用他們親自回校。

我們都提到一些輔導工作其實可以透過電話、社交平臺,可幫助學生作輔導,但如果某些情況真的認為,學校判斷部分或大部分學生需要回校,讓他們更易輔導,我們都是容許的。所以在安排上,只是希望學校儘量做到分批、分時段,即不讓所有學生同一時段回校,像以往「排排坐」等待領取成績單,而是真的視乎需要,可以預先安排不同時間、不同班別或不同組別的學生回校接受輔導,同時領取成績單。我相信每所學校都有能力作出安排,它最瞭解其學生的需要。過去在中學,我們看到不論是處理中學文憑試、處理複課,其實學校在防疫及清潔工夫都做得很足夠,今次只是一部分學生回校,亦是其校內學生,我相信學校都是有能力,如果學生真的有需要回校,有能力處理好衛生安全的問題。

記者:第一條問題,就後日放榜,教育局稍後會否發出詳細指引?現時教育局是否知悉有多少間學校會進行實體放榜?第二條問題關於跨境學童,早前教育局作出今年特別安排,小學可延遲至九月才呈報小五呈分試成績,如未來學年仍難以上課,跨境學童的小五呈分試是否等同取消?第三,早前(教育局)發通告予學校,須暫停校內活動兩星期至七月二十八日,現在是否意味在八月十七日前的校內活動如補課或課外活動均須暫停至八月十七日,或教育局稍後會再發通告予學校?

教育局局長:我們現時說(不早於)八月十七日,學校開展新學年。而暫時直至七月二十八日一些校內活動及補課會停止,稍後看情況會再作決定,因為在學校補課並非全校學生回校上課的情況,正如剛才回答記者朋友提到,很多事情在教育上須作出平衡,在健康及教學需要上作出平衡,所以我們會不斷留意情況,假如七月二十八日情況有好轉,而學校需要進行有限度補課,我們在今日這階段不會完全說不可以,一定要到八月十七日方可,而是會一直看著情況去決定。你提到跨境學童的小五呈分試,的確是一個問題,我們未來會與學界商討,看看如何安排,現時看來,似乎要在九月開學時讓所有跨境學童回校的確非常困難,遲些我們會作評估,究竟需時多久、對小五呈分試有何影響、學校有何選擇可以去做。就小五呈分試,學校可以透過很多方法向我們提供評估,我們會繼續與學界作詳細討論。

至於文憑試(發放成績)是否需要指引,現時做法及講法也很清晰,如學校選擇以電子方式發放成績,它們已知悉如何去做;至於(學生)回校如何處理,我們之前已談到上課或考試等等的處理,學校亦已知道,所以我覺得暫時看不到需要特別就其他安排上給指引予學校。

記者:局長你好,關於DSE指引,你剛才都回應了,指可以建議學校,但是否一個硬性要求呢?因為昨日特首所說的字眼是要求,而局長則說首要希望學校考慮,究竟形式是是硬性要求抑或可以自行選擇?第二,想問其他中、小學新學年的安排方面,剛才你說國際學校和幼稚園會不早於八月十七日(開學),但其他學校最遲會在什麼時候獲通知可以開學,會在什麼時候發放最新資訊予中、小學呢?

 

教育局局長:我們現在說的八月十七日,大部分本地學校都是九月一日或是九月一日以後(開學),所以我們決定八月十七日是否可以如常複課的時候會一併考慮九月一日是否合適。如果認為學校可以在八月十七日開始新學年,那麼除非疫情有很大的轉變,否則九月自然也可以開學。但當然在開課的安排上仍有細節要安排,例如我們剛才講到是否分階段、是否分年、是否半日上課抑或全日上課,這些都是接下來這段時間我們要跟學界詳細討論。

至於你剛才說的中學文憑試放榜的安排,我相信其實是很清晰的,我們是希望學校利用電子發放的形式進行,但是我們亦說了如果他們真的覺得有需要,學生要回校接受輔導,同一時間發放實體的成績單,亦可以透過一些安排去進行。所以整個安排就是這樣,沒有強制與否的問題,因為我們亦容許學校因應實際的情況去作出特別的安排。

記者:會否覺得是把責任推了給學校,而局方則沒有這方面的責任呢?

教育局局長:我們已做了一個很明確的決定,就是我們希望學校利用電子的方式,但是如果他們看到學生有實際需要而他們又做得到,便利用實體方法發放。但如果我完全禁止他們去做某一件事的時候,會否變成強行奪去他們的決定權?我是否應該尊重學校在實際檢視學生的需要後而作的決定。希望大家不要嘗試把我也相信學校間不會覺得有太大困難作決定的事,說成是互相推卸責任。

友情提示:請下載奇點財經APP(點擊 IOS版  安卓版)或關注奇點財經公眾號(奇點財經HK)以得更全面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