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訪秘猿Nervos合夥人COO呂國寧: 創造信任機器的人

2018年7月13日 11:36
来源:奇点财经

 

2018年7月5日,香港奇點財經理來到祕猿辦公室,牆上貼著一張很簡樸的海報,「祕猿科技大目標」,對公司的使命,目標,價值觀都做了明確的定義。放眼望去,辦公室裡沒有豪華的前臺,沒有加長加大的辦公室,簡單到一目了然的大廳裡有的是驕傲的員工和工作時的緊張。

Part 1我們應該算是中國區塊鏈公鏈技術的黃埔軍校。

國內許多公司會以3-4倍的價格來挖我們的人, 但是我們的核心團隊裡許多員工三觀都是非常正的,多多少少帶著理想主義,我們現在最缺的不是經費,而是志同道合的人。行業裡的人叫我CTO挖土機,因為我們團隊裡幾乎個個都是知名技術公司裡的CTO。

我們的首席架構師謝晗劍 (Jan Xie)之前在以太坊核心團隊(Research Team)工作有兩年之久,跟 Vitalik 一起做了 Casper — 以太坊下一代核心協議早期研究和開發,並且一直是 pyethereum 和 ruby-ethereum 的主要維護者。我們的CEO Terry Tai(中文寫法?)是雲幣網和Peatio交易所的核心技術人員;我們的首席科學家張韌曾是比特幣技術維護團隊的研究合作者,唯一的中國人;而我則曾經以聯合創始人兼 CTO 的身份,參與過 imToken 的第一版實現,而 imToken 是國內最流行的以太坊錢包。可是以太坊的區塊鏈應用真的爆發了麼?其實並沒有。大家都還在等,在等擴容方案落地,等處理速度和吞吐量可以支持真實的商業應用落地,等開發語言,環境,工具變得更安全,成熟。

「區塊鏈就是白皮書加大佬站臺,做真東西的人太少。」「區塊鏈技術很好,但是性能太差,根本不實用。」「區塊鏈學習門檻太高,只能是極客的玩具,無法普及。」作為一個專註區塊鏈底層技術團隊,我們一直受到類似疑問的困擾。這些疑問不僅僅來自於區塊鏈技術愛好者、投資人,也來自我們自己。從四年前研發開源交易所Peatio,三年前創建 Ethfans,兩年前開發高性能區塊鏈內核 CITA 和星火礦池(現在星火礦池算力規糢排到了世界前二),到參與 imToken 第一版的核心開發和 Ethereum 下一代共識機制 Casper 的開發,我們一直專註於區塊鏈最基礎最核心的協議或者基礎設施的構建,我們還組織了無數國內的技術 Meetup,參與並組織以太坊開發者大會。這些年來區塊鏈領域本身從技術到理念再到市場也都在飛速進步,然而時至今日我們發現,區塊鏈技術距離真正普及仍然還有相當大的一個鴻溝。這個鴻溝當然有法律和監管滯後的因素,但更關鍵的是區塊鏈技術仍然高冷,不僅性能低下,而且對開發者、用戶門檻都太高,沒有一套既快又方便的區塊鏈解決方案方便大家基於其上快速構建自己的應用服務生態。這樣區塊鏈的普及也就無從談起。

目前,祕猿CITA這個產品是面向企業級用戶的商用智能合約平臺,我們叫它公共許可鏈,Public Permission Chain。我們的CITA可以說成是加強版的EOS,它可以配置成聯盟鏈也可以配置成公有鏈(開放許可鏈)。祕猿科技已與招商銀行、中鈔區塊鏈研究院、現在支付、眾簽科技等機構展開相關的重要合作。CITA在10個節點的環境下可以達到15000TPS,我們認為這樣的算力可以解決99%的商業應用場景了。

而我們在建構Nervos公鏈項目的時候把能夠滿足真實商業的需求放在了首位,進而將Nervos公鏈擴展成了Nervos Network。它包含為商業應用構建的任意多條應用公鏈AppChain和為這些商業應用提供跨鏈和安全服務的基礎公鏈CKB。Nervos AppChain強調的商業可實現性,Nervos CKB則強調仲裁的公平性,突出去中心化安全。

Part 2:加密經濟(Cryptoeconomics)是區塊鏈發展多年以後形成的全新經濟體。自我保障協議是加密經濟的基礎,也是一種前所未見的新物種。

發展到今天,互聯網平臺已經渡過了需要吸引用戶和第三方合作夥伴的成長期,行業的增長天花板就在眼前,平臺與平臺參與者之間的關系從非零和博弈轉向零和博弈,平臺必須與第三方爭搶用戶和利潤,所有人都知道,抑制了第三方的參與積極性也就抑制了創新。這是互聯網糢式的困境。加密經濟網路是互聯網發展到成熟階段的自然延伸。

「加密經濟(Cryptoeconomics)與其他的虛擬經濟相比較時顯得鶴立雞群,因為她是我們迄今為止創造出的最活躍的市場:她與互聯網一般大,跨越不同的國家和地區,吸引了成千上萬來自不同國家的市場參與者;她將個人創造和交易數字資產(Cryptoassets)的成本降到極低,正如當年部落格與微博將傳播的成本降到極低然後匯聚了前所未有的註意力一樣,她也匯聚了前所未有的流動性;她永不停轉,7*24小時不間斷的為用戶提供服務。維護這樣一個跨越地域的自發市場執行的,不可能是受到地緣限制的傳統制度,只能是在任何時間、任何空間都能夠成立的普遍規律:數學、理性、博弈,等等。加密經濟的大廈正是建立在密碼學和博弈論之上,通過精心設計的自執行制度激勵用戶共同保障市場中各種協議(即合約)的執行,進而保證市場參與者的資產所有權和交易執行,維護市場的穩定執行。由於加密經濟中的協議是由一種去中心化的機制,而非參與者以外的第三方來保證實施,我把它稱為自我保障協議(Self Enforced Protocol)。自我保障協議是加密經濟的基礎,也是一種前所未見的新物種。」

「這個古典信任網路唯一的問題,在於其可信等級還不夠高,因為我們需要相信根證書頒發機構的實力和人品(根證書頒發機構發生的安全事故並不少);在於它缺乏對自我保障協議的內在支持,我們無法在其中定制和實現能夠自我保障執行的協議。我們需要解決這些問題。因此,我們理想中的加密經濟網路基礎設施,同樣應該是分層和解耦的架構,通過一組協議而不僅僅是一個協議來定義,對自我保障協議提供原生支持,並且有一個無需依賴任何第三方的信任鏈的根。」

-引自《大家都想造出更好的以太坊,但這個方向一開始就錯了》,作者:謝晗劍

Part 3:區塊鏈是創造信任的機器,是一個不依賴任何第三方的由算法和經濟激勵維護的的網路。

「如果跳出區塊鏈的深井來觀察,我們提出的問題不應該是「如何打造一臺世界計算機」,也不應該是」如何解決區塊鏈面臨的性能和隱私兩大難題「。區塊鏈只是一種技術工具。我們可以清楚看到的是,人們想要的不是區塊鏈,而是加密經濟。作為Nervos的設計者,我們試圖回答的是這樣一個問題:如何為未來的加密經濟設計基礎設施?問題的答案可以是區塊鏈,也可以不是區塊鏈……區塊鏈是創造信任的機器,是一個不依賴任何第三方的由算法和經濟激勵維護的的網路。區塊鏈剛好是我們想要的那個無需依賴任何第三方的信任鏈的根。」–引自《加密經濟的信任引擎》,作者:謝晗劍

2017 年年底,我們發起了 Nervos Network 項目,目標是做下一代區塊鏈基礎設施。然後我們馬上組建了開發團隊,基於之前兩年多的聯盟鏈和公鏈開發經驗,結合我們對下一代區塊鏈基礎設施架構的設計思想,我們的團隊用了三個月時間做了若幹個概念驗證和迭代,基於這些工作,我們正式發布了 Nervos CKB白皮書,即Nervos Network的底層基礎公鏈設計。

當前的環境下,共識被過分強調了,但共識協議的改進,並不是能夠解決所有問題的靈丹妙藥。很多時候,整體的架構設計往往是更重要的。所以,Nervos倡導分層設計站在整個系統的角度去看區塊鏈,而不是去單純壓榨共識,讓每層的共識解決方案更單純和簡單。

在Nervos 網路中,CKB和Generator構成上下層的關系,CKB 是共同知識層,而Generator 是生成層。CKB 只關心Generator 產生的新狀態,不關心狀態產生的具體方式,因此Generator 的具體實現形式是非常多樣化的。

在研究和實踐中我們認識到,如果將Nakamoto和傳統拜占庭容錯兩類共識協議有機的結合在一起,新的混合共識在一致性、可用性、公平性及執行開銷等方面可以形成最佳組合。CKB按照混合共識的思路,設計並實現自己的混合共識算法,為交易提供見證。通過將Nakamoto共識和傳統BFT共識結合,我們既可以保留開放性和可用性,又可以在正常路徑下獲得傳統BFT共識的優秀性能,將交易時延降到最低,最大程度的提升系統吞吐量。

我們為 Nervos 網路打造的信任引擎叫做 CKB(Common Knowledge Base),共同知識庫。這個名字源於我們對區塊鏈的認識,CKB 位於 Nervos 網路的最底層(我們稱為 Layer1),是整個 Nervos 網路的安全之錨。在 CKB 之外,Nervos 還要定義 Layer1 與 Layer2 之間的信任傳遞協議,將 CKB 建立的信任傳遞到上層,保障 Layer2 DApp 的執行,保障整個 Nervos 加密經濟的執行。這是一個類似 PKI 體系的分層信任網路,絕大部分的計算、存儲、網路傳輸發生在 Layer2,只有在 Layer2 的運營節點作惡,產生信任問題時,用戶才需要與 Layer1 交互,提交密碼學證據給 CKB,CKB 根據證據和事先確定的規則進行仲裁,由此保障 Layer2 上協議的執行。Layer1 的目標是安全,Layer2 的目標是計算

CKB 自身使用 PoW 共識,通過 PoW 將 CKB 與現實世界中的能量錨定。選擇 PoW 是因為這是目前已知的最為可靠的開放網路共識協議。我們希望盡可能的最小化 CKB 的職責,專註於安全的共識,為上層建築創造信任,而不是最大化 CKB,讓它能夠支持各種通用的業務場景。因此CKB只需要保留兩個功能:一是簡單安全的共識算法,二是支持 Layer1 與 Layer2 之間的信任傳遞協議。

Part 4:我們要代表中國,做出可以代表中國的世界級區塊鏈基礎設施項目。問心無愧是我們唯一穩得的報酬。

我,謝晗劍,Terry, 何斌以另外一位好友,我們8年前就是在同一家公司裡共事,是Washington DC的一家技術咨詢公司的遠程工程師,為北美的項目做開發。2014年,我加入了雲幣網,之後我們5位組成了雲幣網的技術核心團隊。雲幣網當時是少有的開源的交易所,曾經一度交易量達到全球第一,因為他們是中國早期支持BiShare的,也是國內第一家支持以太坊的交易所。我和劍寫了幾乎所有的開源代碼,但是交易所和區塊鏈其實是沒有太大關系。直到2015年我們接觸到以太坊,並且參與了以太坊的ICO,成立了以太坊社區ethFans,並且是以太坊在中國做的最好的媒體。在Nervos項目早期階段,我們傾向於華人或中國工程師,原因是我們覺得用母語交流戰鬥力最強。但是我們的全球化一直在布局,我們Nervos的第一個meetup是在紐約開的。

在剛剛結束的北美之行,我們見了許多北美一線的機構,團隊,討論的話題自然包括我們雙方怎麼看中國的許多其他項目,在討論過程中,有個詞組是我們繞不開的,就是 「pump and dump”,意思就是項目沒有實質,只是為了發幣,然後炒作,這種類型的項目在中國數量不少。其實要證明我們的項目和團隊能力給一個不熟悉我們,不熟悉中國環境,甚至帶有一點點偏見的投資機構是很不簡單的事情。但是我們要證明的不僅僅是這些,在任何情況下,我們都有勇氣選擇自己的態度,選擇自己的道路,我們要代表中國,做出可以代表中國的世界級區塊鏈基礎設施項目。

肯尼迪在 1961 年的總統就職典禮上的演講,他向全人類展現的是未來的美好前景,探索太空,治愈絕癥,消除貧困等等,大家在激動之餘,會問這些真的都能實現麼?最後肯尼迪說:問心無愧是我們唯一穩得的報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