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G投資】新能源車板塊估值翻上天 泡沫即將破滅?

2021年2月5日 07:22
来源:香港奇點財經

特約記者 段潔  陳岱琳 發自香港

自美國總統換屆以來,資本市場對於新能源板塊的熱度就不斷攀升,尤其是新能源板塊,更是出現罕見的強勁增長。究竟這種漲幅是否合理?這種現象級的板塊攀升背後是否存在大量的泡沫?近日,奇點財經,請來了業界專家進行點評(完整的視頻請關註奇點財經視頻號)。

康健:美國君橋資本基金聯合首席執行官 (Royal Bridge Capital Co-CEO),精通領域:投資海外/美歐中小企/獨角獸,科技,醫療和高端機械。近期關註的項目有:Airbnb和Luminar Tech。

關堯:HG Storage International 副首席財務官,精通領域:大宗貿易,財經,金融,新科技和新能源。

晏佳:瑞士佳泰得投資管理執行董事,精通領域中歐跨境產業戰略分析,企業孵化和市場開拓。

估值高但行業仍有成長空間

問:新能源汽車板塊最近走勢強勁,讓投資者挺咋舌的,是不是存在所謂的估值過高的情況?比如特斯拉在各位眼中是否會估值過高?

關堯:新能源車為甚麼市值這麼高,有幾個方面:1.就使特斯拉來說,它的技術、價格、還有基礎設施的一個搭建,已經對傳統車企形成碾壓優勢。作為一個新物種,它的基礎建設、價格和接受程度,都已經被大眾所熟知。所以未來,它很有可能會打敗傳統車企的市場占有率。

康健:其實不僅僅是EV(Electric vehicle,電動汽車),在這個時代,各個領域都是處在一個transition period(過渡期)。這種過渡期就是 disruptive technology(顛覆性的技術)對傳統技術沖擊的一個時期。我們再舉一個例子,像Facebook,這種根本不能吃也不能喝的產品,但它公司的市值卻高於傳統糧食、石油企業。所以,回到Tesla和EV。EV現在才幾家車廠,市值卻高達1.2 trillion(萬億美元),也就是說,把所有傳統汽車的市值加起來還不如一個Tesla。我估計,在這個科技的轉型時代,它不是一個對新興技術包括AI或其他技術的簡單看好。

回到你所問的估值問題,這個現象是很正常的。如果問估值高還是不高?那麼我可以告訴你:估值肯定是高的;有沒有泡沫,肯定是是有泡沫的。

為甚麼這樣說呢?我是做 PE 投資的,我們這行業更講究的就是被投資對象要有真東西。像Tesla是不錯的。看清楚「概念車」和真正的能delivery(有真實發貨量的)車區別非常的重要。你現在看到的就是,Tesla會說「我們已經OK了」,投資者對於它的出貨量就不是特別擔心。但如果回到2019年,也就一年多前,投資者真的每一個季度的業績發布會都會替它捏把汗。

對於一個車廠來說,它的發貨量特別的重要,你看到現在Tesla 其實一年也就只能發出50萬輛的水平。那NIO(蔚來汽車)才幾萬輛,好像才7萬還是8萬輛,所以EV的普遍發貨量還是很低的。這也就是說,這個板塊還有很大空間

但這個行業也要小心,有些車就是「概念車」。有兩個例子,2020年,有兩個車廠,一個叫 Nikola,它實際上是零收入。只是因為想跟通用汽車GM簽署一個合同,還只是紙面上的東西,然後它的估值就已經被推高了。後來,它跟GM的合約泡湯了,市值馬上回落,這明顯就是炒概念股。另一個是workhorse這個電動卡車的例子。它放出來消息說,要跟美國的郵政局(USPS)合作,然後股價也被炒到極高。

所以,回到EV板塊,現在整個板塊估值這麼高,我不奇怪。但是具體到某個公司,泡沫還是蠻大的。

怎麼辦呢?

有些基金經理會用很聰明的估值方法。比如特斯拉用市銷比(P/S)作為估值,市場可以給它15~16倍;那麼你可以用相對估值法,即把要考察的其他公司的P/S估值指標和特斯拉進行比對,看未來該公司能出多少輛車,而Tesla在那個時候的估值又是多少(假設特斯拉估值是對的,你就可以合理對比其他公司的估值)。

汽車是很特殊的產業,沒有幾個產業鏈能夠像汽車這樣能帶動全產業鏈——從零配件、汽車金融到經銷權等。今天我們看到的電動汽車的核心,即電池,就帶動了整個供應鏈。我們要整體看,不只從節能減排的角度,從這個角度,EV的大趨勢意義重大。

晏佳:從新能源汽車賽道來看,我覺得投資者有點紮堆了,不論是資金、未來的預期還是概念都體現這一點。但說實話,特斯拉估值這麼高,有個很大的原因是它在中國臨港這邊做了個超級工廠,很快車輛就出廠了,而特斯拉首付的價格還從原來的大概6萬人民幣不停地往下降。然後跟進出臺了免息政策,這些都讓大家預期非常高。投資人把未來市場擴張帶來的利好全部都算到股市預期的價格裡面。其實特斯拉在德國也會有工廠,馬斯克天天盯著,但感覺跟中國速度差別太大了,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引發特斯拉估值暴漲的還有其他因素:首先是政策紅利。中國的國情是,例如上海,買個傳統能源車,拍個車牌都費老大勁,還要找中介,好不容易拍到了,車牌也貴得很。但特斯拉有很大的政策紅利,讓大家傾向於新能源車。

其次是品牌認知帶來的估值上揚。雖然中國也有其他品牌如比亞迪,但有上海的海歸朋友跟我講,他們海歸首選還是特斯拉——該車續航時間還有待成長,仍處逐步成熟的階段,但他很難選擇其他的車型。相信不少人都會把未來轉型使用的新能源車都瞄準特斯拉,這就帶動投資者把預期往上拉,把中國市場預期放進股價裡,這裡有一個資金炒作的需求。

當然這也有個大背景,這種事不是甚麼時候都會發生的。大背景是資本市場的量化寬松,因為疫情,各國為刺激經濟印了這麼多錢,那麼多餘的錢往哪兒去?一方面,樓市又開始漲了,因為大家找不到好的資產池來持有這些資金。另一個就是股市,所以部分板塊估值翻上了天,這裡很難說股價預期的合理性。

後疫情時代:牛市開啓?

問:想請教一下,如果進入到所謂的後疫情的時代,又或者度過現在的困難時期,整個市場對於現在值得投資的產品會有不同的看法嗎?

關堯: 2020年疫情開始後,所有的工廠都已經停工了,傳統能源如石油開採或者採礦業,也都停了。2021年或未來一到兩年的恢複期,生產周期又會重新起步,對大宗商品的需求又會增加,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對於新牛市開啓的觀點。的確,在美國或全球其他國家,需要新的刺激使整個居民消費和工業消費達到新高,從這個周期看,現在2021年只是一個緩慢的起步階段

未來,現有的泡沫會破掉還是持續?這可能要交給專業人士評估。但我個人覺得,未來2年到3年,整體需求還是向上的。包括像原油和傳統能源,石油原產國其實在2020年都沒有減產,還是一年在一億噸左右的水平。今年很多石油產地國發現,油雖然沒有減產,但市場需求減少,所以主動減產——這就是為甚麼現在原油價格拉高的原因。因為俄羅斯、中東的沙特都已提出單月減產目標,這對市場價格起到支持作用。但這種價格的反彈到底是由於需求產生的,還是由於供應減少的呢?這其實是個博弈的過程。

康健:現在不僅是新能源,所有綠色清潔能源,包括原來表現不佳的光伏等,都開始動起來了。特朗普和拜登的區別很大,但其中最大的區別之一,是兩人對全球暖化和氣候變化的看法。拜登競選成功後,就開始重新審視全球暖化問題的政策。坦率的講,其實拜登就是奧巴馬第3期,這個說法可能有一些直率,因為實際上他沒有像奧巴馬那樣有一整套的政策預案,所以基本上會繼承原來奧巴馬的東西。因此,拜登對於氣候變化(climate change)和全球暖化(global warming)肯定會有一個非常大的支持力度。例如拜登一上臺就重新加入巴黎協定,這是當年特朗普時代退出的。另一方面,也就是減稅(tax credit)。這兩點都是對整個綠色能源(green energy)非常有利的,所以我個人認為綠色能源的前景是非常好的。

我想再分享一點,就是美聯儲現在大量印鈔,而且基礎利率基本上是零,如果用這個利率去放貸款,是根本賺不了錢的。所以大家為了追求收益,就不管風險了。舉個例子,養老基金是用投資人養老的錢去投資不同的項目,它們的投資策略本應該是非常謹慎的。但是現在,養老基金都把錢投到了高增長的股票裡,也就是我們剛才談到的新經濟這領域,所以市場再次被推高了。

回到剛才提到問題,後疫情的時代會是甚麼樣的呢?我不認為後疫情時代和2020年會有太大的不同。為甚麼呢?第一點,從美國來說,他多多少少是資本主義市場,投資人已經把未來市場擴張帶來的利好,全部都反映到股市預期的價格裡面了,也就是後疫情的估值裡。

縱觀2020年美國的股票和資本市場,情形是好的不能再好。這除了是因為美國聯邦儲備有很大的流動性來支持市場之外,另一方面是,美國市場確實已經把很多的好概念都計入股市預期價格裡。

唯一我還比較看好的是那些因為疫情而受到影嚮的行業,像旅游,日間托管中心,餐飲等等。如果說你有泡沫,它是有泡沫的,但是我不認為之後會有更大的變化。

晏佳:在被群體推高的情況下,原來稍微保守一點的投資人可能會選擇稍微安全一點的投資產品。像保險基金和養老基金,一般來說都是喜歡偏保守的,但是因為整體市場被推的太推高了,保守一點的投資人會去利用不同的指數,像 MSCI,來考核整體市場。

如果所選的投資產品跑輸市場太多,投資人是會有一定壓力的,所以他們在整體的調倉和選擇賽道時,會重點考量。這也就是剛才康健提到的一點,一些避險的資金,像養老基金,也會去投這些新興產業,像科技等等,所以造成了水漲船高的現象。同樣的,我們可以留意到,有很多的資金聚集在樓市這一塊。

中國市場跟其他市場,例如美國和歐洲市場不太一樣,中國市場更看重的是企業和個人本身以甚麼樣的形式去突破困境,去找新的單子和做生意。而歐洲市場在疫情的情況下,基本是處於封鎖的狀態,像餐廳等基本上都不怎麼營業了,所以受沖擊是非常大的。

為了保就業而不讓大家一下子都失業,歐洲政府會用大量的資金來補貼企業。以瑞士為例,如果某家公司向政府申請補助,政府會支付這家公司員工百分之八十的工資,協助公司渡過難關。

鑒於疫情可能不會弱化,疫苗接種的速度也是相對的比較慢,所以從現在這個節點來看,我們很可能在2021年底才能擊退疫情。這對於歐洲的工廠,加工業以及供應商來講,沖擊是非常大的。很多的工廠都無法開工,這造成了整個生產和供應的問題。

現階段來說,中國市場是一個受益者。因為全球市場的加工業都不行了,所有的訂單全都來到了中國。一開始,在2020年上半年,中國還很擔心GDP的問題,因為怕工廠接不到生意。好不容易到了三,四月份,中國從疫情中緩過來了,但是發現客戶的公司倒閉了,這使很多的企業陷入了困境。這些企業不知道要不要擴產,不擴產的話,訂單完不成;擴產的話,萬一疫情回來了,訂單抽走,企業不知道該怎麼辦。這種變局真是很考驗人的應對能力。

 



友情提示:請下載奇點財經APP(點擊 IOS版 或 安卓版)或關註奇點財經公眾號(奇點財經HK)以得更全面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