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沖基金選股“雙重底線”:ESG指標+財務數據

2020年2月18日 15:59
来源:香港奇点财经 Singularity Financial

作者:陳宜飈,香港國際金融學會評論主編。

在很多人眼中,“對沖基金”經理是壹群只在乎金錢業績表現的家夥,但是KPMG(畢馬威)於2020年2月7日披露的壹份調查報告顯示,全球大型對沖基金要麽是被他們的投資人所驅使,要麽是被實際的投資業績所引誘,正越來越多地將ESG指標納入投資決策之中。

在這份名為《可持續投資:加速演進》(Sustainable investing: fast-forwarding its evolution)的報告中,KPMG稱,在壹次全球範圍的調查中,它們發現,眾多的對沖基金經理都坦承,正面臨越來越多的機構投資者的施壓,要求這些對沖基金經理把環保、社會及企業管治(ESG)因素納入投資活動。

有多達72%的受訪對沖基金經理表示,投資者對此類投資的興趣日益濃厚,是促使他們提高相關投資比重最重要的原因。現在,這些對沖基金希望投資的目標有雙重底線收益:既要在財務方面做得好,既要在ESG方面做得好,促進高水準的治理並避免聲譽風險。

這些對沖基金背後的金主們希望對沖基金經理不要篩選諸如煙草、國防武器、不良勞動行為和環境汙染等活動的企業,而且還希望這些對沖基金在財務指標之外,以ESG作為回報指標之壹。傳統的風險收益方程,被重定義為包括ESG因素在內的回報要求。

KPMG的報告者認為,這反應出社會正在應對環境和社會變化的挑戰,例如氣候變化,水資源短缺和生物多樣性的喪失等。

這個調查數據並不令我感到驚訝。雖然對沖基金壹直以來被外界認為是只關註與市場無關的絕對回報。但實際上,它們要取得絕對回報,就必須要同時考慮上述兩重因素。

ESG指標提升對沖基金業績

從金融學角度來說,ESG指標實際長期來說有利於投資業績,盡管業界壹直未有非常強有力的直接證據能驗證這壹點。

本人過往的研究顯示,公司管治較好、市場程度化較高、對投資者保護程度較佳的經濟體,其公司融資成本會較低,比如進行IPO時的成本也會較低壹些。

當然,有不少讀者可能並不服氣:雖然說企業融資成本較低,往往會有助於提升其公司業績,但這似乎缺乏現實的投資業績數據支持。

好在KPMG的這次調查,也問到了ESG投資是否會更有利於提升業績的問題,因此給了我們壹個比較具體的數據支持。

KPMG對於ESG是否影響業績的調查對象分成兩組,壹組是針對對沖基金,另壹組是針對壹般機構投資者。前者有29%反饋說ESG能協助獲得“正回報”,剩余71%的對沖基金經理認為ESG的作用不甚明朗。
在被調查的機構組別中,則有11%表示ESG投資能協助獲得“正回報”,但14%的人表示ESG產生了“負面”的結果,剩余的75%機構投資者則不表示不肯定ESG的作用。

這個結果相當有趣,它說明被人們認為是“見錢眼開”的對沖基金經理們,反而更重視ESG指標的作用並且從中獲益——沒有壹家對沖基金認為ESG指標給他們的業績帶來了負面沖擊,而有近三成的基金經理甚至因此而獲益!

更有趣的是,KPMG在隨後的回訪中發現,率先采取ESG投資策略的那些(對沖)基金經理們不僅通過先行優勢實現了投資業績的正回報,而且在整個投資過程中,也正逐漸成長成為成“同類最佳”。

這次KMMG的調查覆蓋了全球13個主要資本市場的135家大型投資機構,對沖基金,長倉投資基金以及養老金顧問公司。在不少金融學研究學者看來,可能這個樣本仍然略顯較小,但在筆者看來,它實際上已經頗能說明壹些問題。這個調查問卷提供了最直接的關於ESG投資業績的證據,同時它也顛覆了人們對於對沖基金的壹些陳舊觀念。

顯然,上述兩個調查結果能給我們帶來不少的啟發性思考。筆者接下來做進壹步的闡述。

ESG指標不同於道德指標

首先,我們要知道,ESG信息本身也是企業信息的壹部分,因此它本身是企業價值的關系因素之壹。
從金融學理論來看,良好的ESG指標意味著企業的信息更透明,從而能有效降低企業對於外部投資者的決策不確定性,進而降低市場對於此類公司的預期回報率,最終提升企業整體價值。

需要指出的是,ESG指標信息在過往較難完全獲得,因此企業估值方法嚴重依賴財報,而忽略了ESG信息的重要性。但隨著科技的進步,越來越多的機構投資者,特別是那些對沖基金,開始關註ESG指標,並之將用諸於投資目的。

其次,從成熟的投資者角度來說,ESG指標並非道德指標,只有理解到這壹點,才能充分施展ESG策略。

在實踐中,對沖基金和那些只能實施長倉策略的基金不同,它們既可以長倉又可以實施短倉。當壹家企業的ESG指標上升時,通過長倉策略可以提升組合表現,但當壹家企業的ESG指標出現重大變動時,對沖基金往往也可以反向操作而獲利,而長倉基金則很難做到——這或許可以部分解釋為什麽在KPMG的調查中,對沖基金並沒有聲稱因為實施ESG投資而遭遇負面沖擊。

值得壹提的是,KPMG在第壹次調查130家機構後,又補充進行了壹次回訪,並再次調查了全球近600家機構,涉及美、英、加、日等機構投資者,資產管理規模達到9萬億美元。這兩次跟進調查的結果均顯示,越來越多的對沖基金和機構投資者開始采用ESG策略。

根據香港奇點財經的報道,ESG投資資產早在2018年底已近37萬億美元,其中52.6%為歐洲投資機構,38.1%為美元投資機構。2019年的數據只增不減。可見ESG已經是全球最受關註的主動投資策略之壹。

全球規模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的CEO在2019年8月大膽預測,未來5年內所有投資者將會考慮用ESG指標進行公司價值評估。英國最大、歐洲第二大的主動管理基金公司、AUM達6691億美元的安本標準投資管理公司宣布,已完全采納ESG流程進行組合配置,並在全球聘請了超過50名的ESG專家協助制訂投資策略。

ESG不僅是品牌指標

在海外,ESG投資通常涉及諸多方面,但最重要的是針對被投資標的的ESG因素進行限制。不少資產管理公司推出了專門的ESG基金,而有不少主動投資基金則對外宣布了ESG的投資流程,闡明了在投資過程中如何考慮可持續性因素。例如,些機構會要求他們的投資組合不能含化石燃料,武器制造等所謂的“罪惡”行業,或是不能有傷害社會發展和或是環保的情況。

這些ESG投資策略通常與被投資標的的具體ESG指標息息相關。這種投資方式在大中華區也正逐步流行,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中國資產管理公司也推出了ESG投資策略基金,或是綠色金融投資基金等。

然而,我們也要認識到,這種投資在中國仍然屬於剛剛起步階段,壹個最重要的缺陷在於,大量的上市公司仍然未認識到ESG的重要性,僅僅把ESG當作品牌戰略來執行,把ESG指標當作壹個提升品牌的手段,認為它是屬於企業提升自我形象或是促進銷售的壹個“奢侈品”。尤其是在那些對環保指標不敏感的企業中,ESG指標無論是在預算還是在企業發展戰略上,其重要性均位列財務目標之後。

事實上,ESG投資策略的流行,將會逐步改變整個資管行業的生態,很快,那些ESG指標不合適的上市公司將難以獲得更多大型機構投資者的青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