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應當如何在電子政務中落地——以四個海外項目為例

2019年11月26日 11:32

前言:一周前,泰國Bangkok Post報道泰國政府計劃採用區塊鏈技術改進外國游客在該國購物退稅流程。該項目屬於泰國政府與國有銀行「泰京銀行」簽訂諒解備忘錄中的三個區塊鏈試點項目之一,另外兩項分別是政府採購以及儲蓄國債的發行。本文在簡單介紹幾個試點項目後,將引入一個案例分析,並更深入探討區塊鏈技術在電子政務中的實際潛力。

 

一、本次泰國官方對外宣布的三個區塊鏈項目

根據Bangkok Post 11月14的報道,泰國政府將11月底開始,採用區塊鏈技術辦理外國游客的增值稅退稅業務報道稱,每年在泰國購物的外國游客達到200萬人,交易總額約為16.6億美元,平均每個月有近20萬游客進行增值稅退稅。

據悉,泰國的稅收部門海關部門和泰京銀行( Krung Thai Bank)正在開發一款基於區塊鏈技術的移動App,用於游客申請退稅。其目的是提高透明度和安全性,防止虛假退稅要求。同時試圖減少紙質申請材料,從而簡化政府運營。

泰國財政部長對此表示,採用區塊鏈技術進行增值稅退稅將加快游客的購物流程因為賣家一旦在系統中鍵入購物資訊,稅務局和海關將立刻獲得游客的購物細節。

其次是政府採購項目,該項目有兩個方向,一是政府採購的保證金改革,是供應商的信用評級改革

根據Bangkok Post報道,泰國政府在2019年就已經發起360萬個採購項目,近27萬供應商向其提供商品或者服務。可見政府採購項目中涉及各方供應商數量龐大,投標保證金以及履約保證金的流轉頻繁。因此泰國官方明確指出,使用區塊鏈技術進行信用增強,降低供應商的保證金抵押,從而促進資金流動。另一個方向則是供應商信用評級,將由泰京銀行主導進行。

第三個項目是儲蓄國債的發行。事實上泰國民間在這一領域的嘗試先行一步泰國債券市場協會在兩個月前宣布,其正努力在泰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監管沙盒中測試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債券發行和交易系統。證券交易委員會也於9月3日官方宣布要引入DLT(分布式賬本)技術改善當前的資本市場。

官方宣布項目為無紙化儲蓄國債的發行,旨在將發行時間從15天縮短至2天。此外,該項目還計劃使用區塊鏈App提高人們對債券發行和投資組合管理的可訪問性。

(奇點財經註:儲蓄國債是指由財政部代表中央政府發行並還本付息,信用等級較高的理財產品。儲蓄國債不能流通轉讓,只可按照規定辦理提前兌取、質押貸款、非過戶交易。)

 

二、僅把區塊鏈作為數據庫難以發揮降本增效

本次泰國的三個試點項目的具體解決方案並沒有對外公布,不過僅從公開資訊可以看到泰國官方的嘗試非常謹慎,是以較低成本的方式試驗區塊鏈技術在電子政務領域的應用

本文簡單將區塊鏈技術在電子政務領域的應用歸納為三個方向,它們之間具有搭建成本以及實施效果的遞進關系:

1.將區塊鏈作為可溯源、可信數據庫,用於政府部門的數據管理以及部門間的數據交換。

2.居民個人身份註冊、企業工商註冊,以及後續拓展基於區塊鏈身份的管理。

3.商業體系中的全流程交易上鏈管理與追溯,並基於鏈上可信數據拓展應用。

增值稅退稅項目中官方更加強調的是通過無紙化退稅流程簡化政府的運營,而非通過區塊鏈技術防止人們虛假偽造購物退稅或者避稅的行為因為其認識到區塊鏈技術可用於記錄交易數據,但難以阻止人們私下串通後,上傳虛假交易數據。

這也是許多人質疑區塊鏈的原因中重要的一點。因為區塊鏈上的數據雖然不可篡改、先後次序固定、可隨時驗證,但是往往無法保證數據從現實到區塊鏈,這一環節的可信度。也因此,這個項目更偏向於將區塊鏈作為一個不可篡改的數據庫用於線上數據的可信傳遞,從而降低政府的驗證和運營成本。這是上述三個方向中的第一個。

關於第二個項目(政府採購),政府與供應商之間的信任問題往往通過投標保證金以及履約保證金來解決。如果使用區塊鏈技術進行企業的信用增級,我認為主要有兩個方式:其一是基於該企業以往的數據(記錄在區塊鏈上)證明其誠信度;其二是要求該企業抵押一定的資產作為違約時的賠償。即使加入區塊鏈技術,其邏輯也並沒有脫離傳統的金融邏輯(增信方式為評級、抵押、擔保)。

關於第一方式,我們會產生和增值稅退稅項目中一樣的問題,如何確保企業上傳到鏈上的數據是可信的?而第二方式即使引入區塊鏈技術智能合約,自動化執行對企業違約的懲罰,也需要企業將資產鎖定在智能合約中,本質上並沒有釋放多少流動性。

第三個項目(儲蓄國債的發行)則是更加保守的嘗試因為儲蓄國債本身不可在二級市場中流通交易,這個試點相當於在區塊鏈的賬本上進行無紙化、不可篡改的債券發行和買賣登記。本質上也是第一個方向中的數據管理。

僅從公開資訊難以確定泰國官方本次試驗的決心和投入資源的多寡。不過可以確認的是,如果僅是將區塊鏈作為一個分布式的數據庫或許難以為政府帶來較大的降本增效。鑒於本次報道的三個項目均沒有披露具體解決方案,我在此引入一個歐洲的案例分析(來自歐盟委員會聯合研究中心),進一步分析區塊鏈技術如何在電子政務中發揮重大的作用。

 

三、區塊鏈降本增效的前提是確保鏈上數據可信

歐盟1993年宣布取消成員國之間商品流通的海關檢查和進口增值稅,此後由各成員國內部稅務主管部門徵收和稽核增值稅。但是跨國家部門之間的資訊溝通以及協作效率往往難以應對各國之間頻繁的跨境交易。

特別是海關檢查取消後,企業的跨境交易申報納稅出現了一個薄弱環節,也由此產生了數種特殊的逃稅方式。本文在此介紹其中一種:聯盟內部的交易者失蹤欺詐(missing trader intra-community )。根據Wikipedia的收錄,其具體操作可總結如下:

Data source: Wikipedia

第一步:位於荷蘭的欺詐公司B從另一歐盟成員國法國註冊的公司A進口一批貨物。根據歐盟內部跨境商品銷售的增值稅規則,A公司出售給B公司時在法國境內免徵增值稅,B公司在收到貨物時應向荷蘭稅務主管部門申報繳納歐盟增值稅,這可以作為進項稅在B公司的銷項稅額中抵扣。

第二步:欺詐公司B收到貨物後,沒有向荷蘭稅務主管部門申報繳納歐盟增值稅,而是直接將貨物以含增值稅的價格出售給荷蘭的另一個貿易商C。B公司沒有將C公司支付的增值稅向荷蘭稅務主管部門申報,而是帶著稅款消失了,從而成為一名失蹤的交易者(missing trader)。借助歐盟增值稅管理的漏洞,B私吞了從C處取得的增值稅款。

第三步:C公司將商品出售給D公司,並從稅務部門抵扣此前繳納給B公司的增值稅。

第四步:D公司將商品跨境銷售給法國的A公司(也可以是其他國家的其他公司),此後開始重複上述第一至第三步驟。

B企業以不含增值稅的價格購進貨物以含有增值稅的價格賣出,並借助跨境貿易使得本國的稅務部門難以確認這批貨物的來源,最終非法地從政府處竊取了增值稅。而且每筆跨境交易均可能發生相似的稅務欺詐行為。

根據歐盟委員會聯合研究中心的2018年9月發布的最新報告《Study and Reports on the VAT Gap in the EU-28 Member States: 2018 Final Report》估計,稅務欺詐導致的增值稅差額使得歐盟成員國的預期增值稅收入降低5%至40%不等。比如2016年整個歐盟的增值稅差距約為1,471億歐元。

值得註意的是,當前歐盟各國正致力於納稅申報單的數字化和發票級數據的電子收集,使得各國稅務機關能夠對繳稅企業之間的個別交易進行有針對性的風險分析和選擇性的交叉檢查。盡管如此,從收集數據到識別欺詐,再到採取行動仍存在一定的時間滯後以及大量的運營成本。

因此歐盟委員會聯合研究中心在報告《Blockchain for digital government》中提出了一種可能的解決方案,如下:

Data source: JRC

第一步:賣方企業開啓交易,填寫規範化的交易細節並上傳至鏈上。

第二步:買方企業接受交易,向銀行發出支付指令。

第三、四、五步:銀行的智能合約接受交易指令,自動化將買方支付總金額中的增值稅轉賬給稅務部門,將不含稅銷售額轉賬至賣方企業的銀行賬戶。稅局確認收款,將收據傳送至鏈上。

第六步:賣方企業的銀行確認稅局的收據,正式關閉交易。

第七步:智能合約接收稅局和賣方企業銀行的數字簽名,將發票狀態變更為「完結」,買賣雙方可將交易計入各自會計賬簿。

如上,該系統將記錄買賣雙方的交易細節,並管理各參與方之間的各個環節,環環相扣設計了一個相對具體的方案。當然,現實狀況可能更為複雜,這個方案可能有較大的落地成本。不過其較為完整的展示了區塊鏈技術應用於電子政務的落地邏輯,因此我們圍繞它繼續往下分析。

該系統的一個關鍵是將開具發票的過程與各方數據上鏈流程進行綁定,其終點是稅務局接收到了增值稅款,以及賣方銀行確認了買方的匯款和稅局的收據,此後兩方提供數字簽名,智能合約自動判定發票的狀態為「完結」。由此這筆交易成為一個可信度較高的鏈上事實,區塊鏈上的發票是其憑證。

綜上,上述解決方案相比當前市面上的其他試點項目,其一大優勢是,通過全流程、多方主體的業務數據上鏈以及智能合約自動化執行交易,使得鏈上最終呈現的數據達到了「相對的可信」。

在此我也提出區塊鏈技術在這個領域中的落地邏輯:區塊鏈本質是事實的存儲機器,如果能證明鏈上數據的真實性,就打通了區塊鏈落地的最大阻礙。而確保鏈上的數據是「事實」的一個關鍵要點是多方的檢查與交叉驗證

「交叉驗證是區塊鏈確保鏈上資訊真實可信的關鍵手段,它指的是通過不同的資訊管道,讓不同的「信任主體」對於同一個事情提供來自不同角度的證明。如果這些證明能夠匯合於一點,也就是嚴絲合縫的對到一起,那麼這個事情就很有可能是事實。如果這些證明對不到一起,那這件事情的事實就存疑。 」

(奇點財經註:上文中的「交叉驗證」概念來自《我編的一個小段子讓公眾對區塊鏈誤會了兩年》一文,由志頂科技創始人王瑋與數字資產研究院副院長孟岩提出)

以上文的解決方案為例,買方企業的銀行驗證支付訂單,稅務部門驗證支付訂單以及增值稅匯款金額,賣方銀行驗證支付訂單以及收款金額,智能合約確保交易執行和發票狀態變更。幾方努力下增強這筆交易以及鏈上發票的可信度。

當然該方案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如果買賣雙方交易的訂單和實際交割的貨物不相符,這又該如何應對?此時應該繼續沿用上述「交叉驗證」的邏輯,不妨將貨物交割時的參與各方加入這個流程中,倉庫出貨時由倉庫上傳出庫單、物流運輸時由物流公司上傳物流單,等等。

由此交易全流程的各個環節的數據都記錄在區塊鏈上,各個參與方以自己的方式驗證並「證實」該事務的「真實發生」,環環相扣,最終實現了鏈上數據的「相對可信」。此外,再結合一定的作惡懲罰、智能合約自動化執行等,將會有效提高作惡者的作惡成本,在現實世界的維度中確保了這件事可信、不可篡改,自此區塊鏈技術的真正潛力才能被真正的發揮。

 

總結:

綜上,本文通過四個案例的分析得出:充分發揮區塊鏈的價值需要先解決「鏈上數據可信」的難題,而解決這一難題的關鍵是交叉驗證。

另外,我們應謹慎採用去中心化機制,因為大量部署智能合約可能為系統帶來許多可攻擊的漏洞。結合傳統中心化機構(政府部門、大型企業等)積累多年的信用將有效降低區塊鏈解決方案的成本,為區塊鏈技術的落地提供可行的路徑。

最後,如果僅僅把區塊鏈作為一個可信數據庫,而不考慮一整個配套的基礎設施以及相應參與主體的行為糢式,將難以真正發揮出區塊鏈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