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壹財經 | 區塊鏈如何改變游戲

2021年8月7日 15:49
来源:香港奇點財經特邀專欄 零壹財經

奇點財經推送於8月6日

「游戲設計不僅僅是一門技術性的技藝,它是21世紀的思維和領導方式;玩游戲也不僅僅是為了消遣,它是21世紀攜手工作、實現真正變革的方式。」
——Jane McGonigal《游戲改變世界》
摘要
√  DeFi進入低迷時期,低波動性和低gas手續費的狀況推動鏈游進入GameFi階段√ 截至2021年7月30日,鏈游市場吸引投資近10億美元,而2020年全年該數額為7200萬美元。√ 區塊鏈重建游戲發展糢式,「三輛馬車」理論可解釋區塊鏈如何拉動游戲經濟發展。√ 游戲時間「價值化」,玩家深層參與游戲,游戲與現實的和解被推上又一個高峰。

√ 區塊鏈游戲化而非游戲區塊鏈化,將游戲冠以區塊鏈之名,卻打著資金算盤。

√ 目前鏈游已經聚集了一群熱情的參與者,但它的未來取決於更多參與者的加入。

來源 | 01區塊鏈
作者 |陳麗姍 編審 | 照生  
 
一、鏈游發展一覽
 
(一)Defi進入熊市,鏈游進入GameFi階段
對於區塊鏈游戲的發展糢式,Abitchain創始人趙美軍曾表示,「區塊鏈與游戲結合的方式,第一個是游戲幣區塊鏈化,第二個游戲道具和角色區塊鏈化,第三是游戲規則區塊鏈化」。
 
上述的三個階段也對應了鏈游發展历程的三個階段。從「游戲幣上鏈」這種粗糙的鏈游糢式、到游戲裝備等數據資產通過非同質化代幣進行確權,再到游戲的產出邏輯和關鍵規則都被搬到鏈上,鏈游不斷向著成熟的方向發展。
 
在「真正的」區塊鏈游戲中,游戲數據 100% 在鏈上,這意味著游戲脫離伺服器。但大量數據和交易或將造成網路嚴重擁堵、游戲升級與區塊鏈不可篡改的沖突問題依然存在,深度結合的糢式是否適合游戲還未可知。
2017 年興起的CryptoKitties、CryptoPunks、以太水滸等收藏類游戲通過非同質化方式為數字資產確權,並讓玩家在獲取和轉手中獲利。其中,一只加密貓曾被賣出了百萬的天價,這讓CryptoKitties以及鏈游一下子成為焦點,但隨後的崩盤證實了其充滿泡沫和投機的屬性。
 
2018 年興起一波資金盤游戲,先有FOMO3D ,後有EOS和波場等公鏈上爆火的菠菜(博彩)類游戲。一大批玩家紛紛入場,「賭」的樂趣和「一夜暴富」的噱頭讓資金盤游戲野蠻生長。但結果可想而知。
 
隨著2019年泡沫破滅,鏈游進入了冷卻期。據DappReview發布的《2019上半年DAPP數據報告》,以太坊、EOS、波場、IOST四條公鏈上的DAPP數量從2019年上半年1362個下降為年底的494個,相比於上半年縮水了64%。
 
「經過2018年的野蠻生長,這種糢式加速了整個鏈游行業的衰敗。玩家和開發者出現「兩輸」的局面,玩家也虧錢,大部分項目方也虧錢。玩家沒有動力玩鏈游,項目方也沒有動力開發游戲。」——《2019上半年DAPP數據報告》
 
進入2020年,區塊鏈的底層技術受到追捧,諸多企業紛紛引入區塊鏈,國家陸續出臺的政策釋放出對區塊鏈技術看好的信號。鏈游板塊表面上風平浪靜,但暗地確是風氣雲湧。各大鏈游平臺如LemonGame、Loom、Cocos和 Gcs等紛紛布局,爭奪區塊鏈游戲平臺的領先地位,鏈游蓄勢待發。
 
2021年,中國的加密貨幣市場被整治,市場炒作被限制,紅極一時的Defi也進入熊市。隨著加密市場進入低迷時期,低波動性降和低gas手續費的狀況卻使得鏈游乘勢發展起來。據DappRadar統計,2021年4月18號,鏈游板塊交易數量曾高達4807億美元。鏈游板塊的使用者也逐漸升高,截至7月31號超過78萬,相比年初增長了超過170倍。
 
「在牛市中,投機者玩的是垃圾幣投機游戲;在熊市中,投機者玩NFT avatar投機游戲。」Dapper Labs前產品經理Brian Flynn表示。
 
鏈游板塊交易量及使用者
數據來源:DappRadar
此次鏈游的新一輪爆發催生了「玩賺」糢式,Axie Infinity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鏈游,據Cryptoslam統計,Axie Infinity 7月份的累計成交量超過6.6億美元,成交筆數達130萬。Axie Infinity是一款去中心化的回合制策略游戲,玩家通過寵物Axie的養成戰鬥、繁殖培育,以打造精靈王國的過程賺取代幣。
 
「玩賺」糢式代表了GameFi時代的來臨,這個階段的鏈游引入了DeFi協議,通過DeFi+NFT的糢式,推動游戲資產的交易。除了Axie Infinity之外,Alien Worlds、Cryptoblades、Sorare、Zed Run也是GameFi下的產品。
Axie Infinity 交易量
數據來源:Cryptoslam
(二)鏈游分類、交易與融資情況
DappRadar數據顯示,當前鏈游數量達798個。各種鏈游正在不同的賽道中展開爭奪戰。
鏈游分類表
資料來源:01區塊鏈·零壹智庫據公開資料整理
目前鏈游可大致分為搭建在公有鏈以及私有鏈上的游戲。其中,公有鏈游戲是完全公開透明的,節點分散在世界各地;私有鏈游戲則是搭建在某些企業內部的區塊鏈上,讀取權限不完全對外公開。
鏈游分類圖表
資料來源:01區塊鏈·零壹智庫據公開資料整理
從交易金額看,目前Axie Infinity的資產總值達1.3155億美元,交易數約為90萬,錢包數量約為24萬。遠超其他游戲。
過去30天內按交易金額排名(截至2021年8月1日)
資料來源:01區塊鏈·零壹智庫據公開資料整理
據Blockchaingamer.biz統計,2021年截至7月30日,區塊鏈游戲領域迄今為止的總投資為10億美元,而2020年全年該數額為7200萬美元。從被投資公司來看,Dapper Labs融資額達3.57以美元,遠超其他公司。
融資排名
資料來源:01區塊鏈·零壹智庫據公開資料整理
二、區塊鏈如何變革游戲
 
(一)拉動游戲經濟的三輛馬車
 
在現實世界中,消費、投資、進出口是拉動經濟的三輛馬車。有趣的是,當游戲結合區塊鏈重建了游戲的發展糢式,「三輛馬車」的理論也能解釋區塊鏈如何拉動游戲經濟發展。
 
消費指內部需求,為經濟發展提供主要動力。游戲世界的「內部消費」也同樣為游戲發展提供動力。淘手游和交易貓等手游交易平臺為游戲玩家提供賬號、裝備、道具等交易服務。但目前只有少數交易平臺通過保險和合同的方式來保障用戶的利益,更多的平臺並沒有提供保障。此外,在參差不齊的交易平臺中,手續費貴和交易種類單一的情況比比皆是。
 

傳統游戲資產的交易是不發達的,而更「發達」的鏈游交易糢式大大推動了「消費」。智能合約讓游戲數據無法篡改、公開透明,迅速搭建信任;非同質化通證技術催生出確權的游戲資產,杜絕了盜竊;游戲代幣更是提供了方便交換的媒介,擴大資產交易和流通的範圍。合同、資產、貨幣等經濟要素為游戲交易市場提供了更加安全、透明和便捷的交易市場,推動了游戲交易的增長。

投資為經濟帶來增長的動力,促進經濟糢式升級。在游戲經濟體系中,投資同樣決定著游戲的發展水平。游戲之間開發成本差距非常大,一款簡單的2D手游憤怒的小鳥,開發成本為10萬美元。而當需要制作端游、3D、多人、以及各種仿真的場景時,每一項成本都價格不菲。俠盜獵車手,一款主機游戲,開發成本達2.65億美元。此外,游戲開發試錯成本非常高,當投資失敗時,剩下的只有一堆「天價」的代碼。
 
代幣為游戲投資開拓了全新的紀元。代幣的出現使得大量資本流入游戲市場,開發者與投資者能夠共擔開發成本,且充裕的資金能夠支持各類游戲的研發和升級。此外,游戲的質量也會直接掛鉤代幣的流入數量,因此市場能夠調節資金流向更具投資價值的游戲,以此推動游戲市場的發展。
 

進出口是不同國家之間經濟的流動,而引入代幣使得游戲世界的「跨境」交易成為可能。

在此以前,游戲之間處於「分裂割據」的狀態,游戲內的交易已經存在難度,游戲間的交易更是困難重重。「以物換物」的方式要求找到特定交易對手方,對於玩家數量不多的游戲來說非常困難。通過「商品-貨幣-商品」的交易方式則流程複雜、手續費貴、且缺乏有力的保障。
 
各種加密貨幣交易所平臺為不同代幣提供流動性。基於同等代幣的不同游戲資產可以直接進行交易,就如同美元區內的國家可以輕松實現交易。而不同代幣也能通過交易所進行兌換,且「匯率」公開透明,「跨境」交易使得游戲世界形成統一的經濟體。
 
(二)「玩家之悔」的和解
 
游戲玩家們最不想承認的事實莫非是離開屏幕後的失落、後悔和自責。把游戲時間用到現實生活中,我們是不是會擁有更好的生活呢?科技記者Clive Thompson把這種情緒稱為「玩家之悔」。
 
玩家之悔體現了虛擬世界與現實世界割裂的一面,游戲帶來的幸福和體驗是短暫的,且這種短暫的收獲並不能推動現實生活。玩家需要能夠將幸福感延伸到現實世界的游戲。
 
幸運的是,虛擬和現實的沖突正在逐漸實現和解。游戲成為當今年輕人釋放壓力的重要出口、各種火熱的游戲比賽使得游戲玩家成為一個職業、甚至非游戲玩家開始有了脫離「游戲社交」的恐懼。當游戲遇上區塊鏈時,游戲時間能夠被「價值化」,游戲玩家更是能夠在游戲中尋求更高的意義,「和解的趨勢」被推上又一個高峰。
 

Play-to-Earn發布的視頻《菲律賓的NFT游戲》中,講述了菲律賓農邨居民在疫情期間如何通過鏈游Axie Infinity賺取生活費的故事。疫情突襲使得菲律賓失業率由5.1%攀升至17.7%,而逾10萬菲律賓人被遣返回國或將繼續推高失業率。「邊玩邊賺」的游戲糢式吸引了大量失業者加入,甚至還出現了專門培訓經營 “玩賺 “游戲的社區Yield Guild。「雖然金額不高,但是能夠賺到三四百美元,對這裡的人來說基本上就是救命錢了。」Yield Guild的聯合創始人Gabby Dizon表示。

同樣是業餘愛好,彈鋼琴和畫油畫被認為是燻陶,而玩游戲卻被詬病為浪費時間。區別對待的背後是價值認同的差別。傳統的興趣愛好更多與藝術和历史掛鉤,有著醒目的「文明」標簽。如果游戲承載著其他意義,是否就能夠與之相提並論呢? 如果可以,那麼鏈游引入的代幣治理方式或將使玩游戲成為有意義的事。
 
鏈游能將游戲的開發運營等權利給到玩家,通過交易和投票的方式,每個玩家在某種程度上都會成為「鏈游」的開發者。游戲在未來可能不再是騰訊、穀歌及Facebook等巨頭的資產,玩游戲也是開發游戲的過程。
 
此外,元宇宙的概念在今年也火起來,Decentraland和The Sandbox等游戲允許玩家買賣土地,打造各種建築和功能場景,「地主」更是能夠定義自己領土的規則。玩家參與了重建「社會」規範和價值體系,玩游戲的過程也是參與建立虛擬文明的過程。
 
「游戲玩家將在享受樂趣的同時,參與這些網路創造的價值。他們基本上在他們玩的游戲中占有一席之地。它成為游戲創作者和玩家之間的共生關系,」Horizon Blockchain Games 的聯合創始人Michael Sanders表示。
 
三、浮躁、慣性、門檻
 
加密貨幣圈總是盛行著浮躁和投機的氣息,鏈游也不例外。目前區塊鏈游戲經常被詬病為區塊鏈游戲化,而非游戲區塊鏈化。將游戲冠以區塊鏈之名,卻是打著資金算盤。對於有游戲閱历的玩家來說,鏈游的游戲糢式和游戲體驗都一般。
 
BlockchainGamer.biz在2019年下半年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超過60%的受訪者認為主流採取區塊鏈游戲的主要障礙依然是游戲的質量問題。前赴後繼的各種鏈游,大多因為缺乏長久的生命力和投資價值,最終在洪流中被淘汰。
 
「許多這些游戲似乎是被迫練習,基本上試圖使用區塊鏈將數字所有權貨幣化。」 Kantan Games Inc.的首席執行官兼創始人Serkan Toto表示, 「在這些游戲中,很多都沒有真正的樂趣。」
 
鏈游的發展糢式也急需轉型,從「投資工具」的發展糢式轉向游戲本身。此前大部分的玩家是為了獲利,開發商也通過「被薅羊毛」的機制將資金盤玩大,但當開發商減少讓利空間時,玩家也就離場了。此次興起的GameFi也充滿了投機的味道,如何扭轉此前的發展慣性會是接下來的一個大難題。
 
另外,當前區塊鏈游戲要求每個游戲玩家都擁有加密錢包,以及在加密交易所進行交易。這就要求玩家需要具備對加密貨幣的基礎認知和掌握交易使用方法。而交易費用和擁擠的網路也會成為阻礙。據qkl123統計,今年2月以太坊交易單筆交易gas費用曾高達17.95美元。以上的門檻對於幣圈玩家可能「大巫見小巫」,但想吸引從未接觸過加密貨幣的游戲玩家、以及低齡化玩家,將會是一個挑戰。擁擠的網路對於低配置的玩家以及缺乏耐心的玩家來說也是一道門檻。
 
「我不斷收到有關處理交易費用問題的錯誤消息,同時警告說由於「區塊鏈擁堵」,費用比平時高。然後Dapp停止加載。在多次嘗試失敗後,我甚至無法訪問游戲。(我花了)大約一個小時設定加密貨幣,並將價值 50 美元的以太坊轉移到我的 Coinbase 錢包中。」一位CryptoKitties玩家的游戲體驗。
 
「游戲規則上合約的代價實在太大了,難以迭代,每次執行不僅要花gas,還要等待很長時間……我認為用這一切換來玩家不怎麼在乎的規則透明,一點都不值得!」這是一位鏈游玩家的真實體驗。
 
四、站在「區塊鏈」的肩膀上,鏈游的參與者需要看得更遠
 
游戲記者Rob Fahey在2008年曾發表名言稱:「避無可避:很快,人人都會變成游戲玩家。」
根據Newzoo《2021年全球游戲市場報告》,2021年,全球游戲玩家總數突破30億大關,與2020年相比,這一數字同比增長5.3%。2021年全球的游戲收入總計為1758億美元。亞太地區憑借882億美元的市場規糢成為全球游戲收入占比最高的地區,而北美、歐洲和拉美地區受疫情影嚮,收入下跌。Newzoo認為,預計到2024年,游戲玩家可達33.2億,全球游戲收入會達到2187億美元。
 
龐大的游戲玩家群體和市場總額為鏈游的發展提供了優渥的生產土壤。游戲蓬勃發展已勢不可擋,鏈游能否成為區塊鏈應用的另一個突破口,或者說成為游戲發展的最終形態,我們不可知。目前鏈游已經聚集了一群熱情的參與者,但它的未來取決於更多參與者的加入。
 
「它以我們沒有人預料到的方式起飛。」Epic 的首席創意官Donald Mustard在談到元宇宙時表示。
 
今年最讓人耳目一新的鏈游非元宇宙莫屬,虛擬地產能夠交易買賣、NFT的展廳和交易中心承托起了數字藝術、虛擬商場的服飾和美食能直達家門口。元宇宙似乎是另外一個平行空間。將元宇宙稱之為游戲,游戲的格局似乎小了,不足以承托起元宇宙接近「現實」的一面。但其實,是不是我們的想象力限制了游戲的格局呢?建立在區塊鏈之上,游戲的想象力或許會得到前所未有的解放。
 
「不要只爭朝夕,要寄望百年」—《地球的法則》Steward Brand
 

區塊鏈+游戲的發展糢式描繪了一副無比美好的未來,游戲引入了全新的經濟體系、游戲玩家能夠參與到游戲的底層建設、元宇宙讓我們感嘆鏈游未來的想象力。但參與者們似乎太著急,一波倒下,一波又起。單方面註重鏈游的融資功能,鏈游只會存在於一朝一夕之間,只有充滿情懷和專註,打造出高質量、具有突破性的游戲,鏈游才會長久發展。站在區塊鏈的「肩膀」上,鏈游的參與者需要看得更遠。

(聲明:如需轉載請向[email protected]提出書面申請。奇點財經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語種及專註於ESG投資與金融科技領域的媒體,是香港期刊協會創會會員。)


 

友情提示:請下載奇點財經APP(點擊 IOS版 或 安卓版)或關註奇點財經公眾號(奇點財經HK)以得更全面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