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員工眼中的比爾黃(Bill Hwang):股市苦行僧

2021年4月5日 08:45
来源:香港奇點財經

奇點財經4月5日發布

知曉比爾黃的人不多,在他手下工作過數年的我自認為是其中之一。紛繁世界眾說紛紜之中,我只是想為大家還原一個真實的全面的比爾黃。我不能也不想弱化他對市場、對投行、對眾多個人投資者重大消極影嚮的責任,但是同樣不希望他被全盤否定,尤其是對他的人品。我想為所有人提供一個新的視角,即比爾黃不是眾人臆測的貪婪之輩,他的目的絕不是一己私欲,反而苦行是他過往經历的主旋律。他對自己夠狠,對他人關照,是金融市場中的另類、異類,是我悉知的唯一一位從信仰中尋找力量的投資人,是股票市場中的苦行僧。

沒有著書立說,沒有阿諛奉承,沒有利益摻雜,不說投資策略,我只想說一些我所知道的比爾黃是怎樣的人。

比爾黃成長历程

比爾黃本名黃聖國,1964年出生於南韓,父親是基督教牧師,母親是傳教士,還有一位哥哥。在信仰的光照下,一家人清貧而幸福。高三時,比爾黃跟隨父母移居美國,但緊接著當時只有50歲左右的父親突然離世。牧師、傳教士的收入,主要是依靠教會募捐,而熟悉基督教的朋友們應該知道,募捐的主體往往是牧師,所以一家人的唯一收入來源就此沒有了。

此後比爾黃考慮過放棄學業幫助家庭,但是母親極力反對。母親除了信仰工作之外,打零工以作家用。比爾黃則蝸居在一間小車庫裡,刻苦學習,最終考取了不錯的大學。大學畢業後,沒有工作經历的比爾,又直接考入了MBA。有一次同事問起他,為甚麼本科畢業不工作而是直接考MBA,他笑著回答:「因為我找不到工作,只能考MBA。」可見比爾沒有任何在別人面前包裝自己的想法,這也可能就是為甚麼在網上很難找到關於他資料的原因

按照他自己的說法,MBA畢業之後,他跟隨「同學們的普遍想法」,選擇了進入華爾街工作。在華爾街亞裔罕見的年代,比爾的起點並不高,現代證券紐約分部股票銷售,日常工作就是讓美國投資人買南韓股票。比爾還有一個特點,就是語速出奇的慢,他說話時單詞與單詞之間的停頓會讓人誤以為他已經講完了。在節奏那麼快的華爾街,經常是他剛開口還沒有講完話,就被人掛斷了電話。

他人生的轉折點來自一次和朱利安羅伯遜的會晤。琴瑟和鳴遇知音,對沖基金教父朱利安羅伯遜開始買入南韓股票。比爾以股票銷售的身份為老虎基金服務一段時間之後,應邀加入老虎基金。

比爾黃的為人

比爾黃給周圍人的印象是:堅定、慈祥、沒有架子、不愛露面,對於同事們來說他是一個慈父般的存在。這都源於他低調的性格,但是這個性格並非形成於一朝一夕,隨著他命運的幾番輪回,性格也在不斷地發生變化

在朱利安羅伯遜的幫助下,比爾設立了自己的基金。老虎亞洲基金(Tiger Asia)從一開始就一直取得令人炫目的成功。有一年他賺取了將近1億美金,參加基金大佬們的年末聚會,脫口秀主持人在現場指著比爾黃開玩笑稱:「這位是現在全場最窮的人。」這句話刺痛了比爾的神經。也許是因為別人的目光,也許是因為其他原因,我無從得知。自此之後,比爾變得越來越嚴厲。據公司有一定年齡的同事回憶,當時每天比爾走進辦公室的瞬間,辦公室就會變得鴉雀無聲,自己仿佛能感覺到全身的汗毛豎了起來,後背冒虛汗。就在這種情況下,比爾走向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渡劫。

2012年年底,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指控老虎亞洲基金利用內幕消息,做空港股中資銀行獲利。對於內幕交易的謎之獲利雖然也是有很多說法,但是老虎亞洲就此垮了。一時間無助的比爾黃,轉而反思自己,轉而向信仰獲取內心的力量。

自此之後,比爾黃有如換了一個人。他開始變得平易近人,友善對待所有員工,並且癡迷一般的熱衷慈善。他從頭再來,用為數不多的自有基金,和4位(或是2位)沒有選擇離開他的分析師一起,重新踏上徵程創建了Archegos Capital。從此,連他的相貌神態也從一個「有點面部橫肉」的漢子,變成了「神似岳雲鵬」的慈祥大叔。

「有點面部橫肉」的漢子

「神似岳雲鵬」的慈祥大叔

令我真正認識比爾黃的一件事

比爾黃身為億萬富翁卻一向沒有甚麼物欲。他住著新澤西州一個價值和自己身價很不成比例的房子,每天開車/坐車三四十分鐘到紐約上班,後來實在是上班交通時間太長,他選擇了在紐約曼哈頓島租房,以便偶爾加班時居住。他有一輛開了七、八年的奔馳,後來因為這輛車型號太老沒有藍牙功能,不能上下班聽音樂聽書而換了一輛沃爾沃,再後來想支持南韓國貨又買了輛起亞 Genesis。但真正令我認識比爾黃的,是一次和他出差的經历。

2018年,我隨比爾黃兩個人到北京出差。行程緊迫,為期四天。但中途幾個重要行程出現了小問題,需要推遲到第五天下午。然而第五天晚上的航班都已經滿座,想在第六天早晨趕到首爾參加比爾的一系列慈善行程,只能選擇深夜2點的航班。我非常想當然的認為比爾會選擇推遲或取消慈善活動的行程,畢竟也都是他捐助的機構。但是他最後決定,深夜飛往首爾,理由是「不能失信於人」。

晚上9點,我們結束了北京的最後一個行程趕往首都機場。當天不巧,深夜2點的航班延誤到將近淩晨4點。比爾和我找到機場候機廳一個角落裡的座椅坐了下來。我獲得了4個小時時間,和比爾獨處,我不能錯過如此良機,問了他一個關於人生的問題。即使是一天行程後的半夜12點,他仍然娓娓道來,並且與我攀談人生過往,教導我應該如果為人如何投資。比爾不肯放過這個教導年輕人的機會,我也不肯放過這個跟榜樣學習的機會,攀談一直持續了3個多小時直到登機之前。登機後我們獲得了2小時的「閑暇」,在比爾的座位旁,我偷瞄到他在寫日記,一句話標題赫然「比爾(自稱),你要做善良忠心的僕人 ,在小事上忠實, 上天(或為上帝)才會把許多事托付於你」。

1小時40分鐘後降落於南韓金浦機場,已經是清晨6點天亮。比爾為了讓我休息,隨行人員替換為了當地工作人員,還笑稱自己年紀大已經沒甚麼覺睡。我一個二十多歲的人已經感到渾身散架,他一個五十多歲的人當天還有訪問他資助的監獄與囚犯面談、訪問他資助的學校剪彩他籌建的圖書館,幾乎無睡眠再進行一整天的行程。

當時我就在想,這哪裡還是億萬富翁,這分明是一個苦行僧。

(本文來源於網路,作者為匿名人士,有關內容未經驗證,僅供讀者八卦娛樂參考。)

友情提示:請下載奇點財經APP(點擊 IOS版 或 安卓版)或關註奇點財經公眾號(奇點財經HK)以得更全面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