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OGO推動加密數字貨幣行業持倉透明化

2018年7月17日 23:36

背景介紹:Bgogo.com 是全球首個超級節點自治的數字資產交易平臺,旨在世界範圍內甄選上線最優質的區塊鏈項目。擁有不同的挖礦版本,包括負交易手續費,高頻每日回購。而且擁有超級節點,有上幣等特權。採用了大量的激勵措施,對交易所生態有較大幫助。BGG 是全球加密數字貨幣在交易所披露主要賬戶持倉明細的首個案例,希望可以推動加密數字貨幣行業持倉透明化。CMO 王啓恆, 前Facebook Crypto小組技術負責人,UCSD計算機碩士,資深區塊鏈研究者。

近日,香港奇點財經與 Bgogo的團隊進行了一次交流,談到了由他們主導開發的交易所項目 Bgogo以及目前市場上對他們的「負上幣費,負交易費」的爭議,尤其該商業糢式打破了舊式的數字交易所生態體系。 Bgogo的口號是”社區共有、社區共治、社區共享”,想把更多權利返還給社區。

Part 1: 區塊鏈精神是公開透明、無我無欲的利他精神。

現在是行業非常早期,但是最優秀的人已經參與其中,並且是非常辛勤的工作。在一個行業的基礎設施還不健全,使用場景又是如此有限的情況下,交易所收取如此巨額的利潤,對行業的發展是有阻礙的。

甚麼是社區精神?有兩個最好的例子,第一是比特幣。比特幣一千多億市值,Genesis Block擁有一百萬枚比特幣,可是中本聰即不要錢也不要利,他根本就不出現;第二是以太坊,Vitalik從公司ICO第一天起就個人持有ETH1%不到的以太坊。可是目前的交易所卻對每個項目方徵收幾百萬美金的上幣費,那麼真是要劣幣驅逐良幣,通俗的理解就是交易所割項目方,項目方割韭菜。截止2018年6月,全球交易所達到11296家。作為食物鏈的頂端,幣安公布了一季度的盈利報告,1.5億美元,相當於10億人民幣,一個運營不到一年的公司就能達到這麼高的利潤,對於一個還處於嬰兒階段的行業,這麼去抽幹他的血是非常不健康的,因為交易所並沒有為這個行業帶來基礎設施的建設,沒有解決不可能三角的問題。

ICO的最早的社區精神是貢獻,是Donate,大家共同出錢幫助某個項目,而不是去圈錢,去把一個項目融到的百分之十到幾十捐給交易所。行業有行業的品牌,這個行業有他自己的使用習慣,根深蒂固,大家無法一夜顛覆。但是當我們決定推出 Bgogo,幾乎是一呼百應。在短短的兩周內,我們就得到了所有投資人的支持。另外在waiting list上還有60家。我們精心挑選了來自世界各個國家的21個投資節點。

我們採用的是社區自治路線,我們把上幣的權利交給我們的21個超級節點。Bgogo平臺的超級節點是有任期的,每屆超級節點任期一個季度/90天。每個季度結束後,將按BGG的持倉數選出新的一屆超級節點。但是排名也不能決定一切,新的一屆的超級節點候選人在排名確定後需要通過Bgogo管理團隊的KYC資格審核。這樣也確保了新的超級節點具有足夠的實力,且沒有違法違規的行為,保障了平臺用戶的利益。

超級節點的權利:

1)超級節點在任期內擁有一次上幣權。上幣權是指超級節點可以在全球範圍內選擇一個優質幣種,在取得該幣種項目方的同意並經過平臺審核之後,便可在幣臺上幣。如若幾個超級節點選擇了同一幣種,則以項目方意見為準。

2)手續費分配權。超級節點推薦的幣種所產生的交易手續費的20%,將永久返還至該超級節點。

超級節點的義務:

1)超級節點須將持有的BGG於任期季度/90天內鎖倉。

2)超級節點須對所推薦項目進行詳盡調查並對項目質量品質負責。超級節點應該推薦社區認可度高的優質項目,確保不涉及虛假披露、商業欺詐或非法傳銷等行為。若項目上線交易所後被發現違法違規等問題,交易所有權下架該項目,並取消該節點超級節點資格。

Part 2: 回歸區塊鏈本質,回歸創世者初衷,回歸社區精神,人們從沒有像現在這樣迫切需求信心重建,信仰重塑。

當我們在挑選名字的時候,我們想到的是,我們只做簡單的幣幣交易,而且大家來我們這裡是歡快的交易,所以有了 Bgogo這個名字,讓大家參與進來。未來我們還會發衍生品。

交易所僅僅是為用戶提供交易的撮合平臺,而如今,原本以優質項目、以用戶為衣食父母的交易所,卻以各種費用抽取了行業的大部分血,成了當之無愧的「幣圈收割機」。「官僚」、「集權」、「強勢」、「獨裁」、「刷票」、「巨額上幣費」,這些眾所周知的祕密,正開始撼動著交易所世界的格局。

眾所周知,一人一票的普選投票制度帶來的是明碼標價的刷票產業鏈。資訊的不對稱,專業能力的缺乏,很難令每一位民眾都達到能夠辨別優質項目的程度。因此,全民普選並非真正的平等,並非真正的利於社區,相反,只能導致良莠不齊的項目方能夠出巨資買票上幣,出了巨資,急於收割,惡性循環。超級節點各自獨立決策上幣,可以最大程度解決這一問題。

超級節點擁有專業辨識能力,也都愛惜自己的名譽和羽毛,是有社區精神的,所以大概率大家都是把最好的項目拿出來。當一個項目僅由一個超級節點決策和推舉,又與超級節點自身的聲譽和經濟利益息息相關時,超級節點會最大能量的去甄選推舉最優質的項目。

想象一下,有這樣一家交易所,優質項目終於完全不需要付出不必要的上幣代價,將所募集的資源全部用於研發和市場推廣。區塊鏈的行業的新鮮血液由此生生不息,正向循環,生態得到可持續發展。

Part 3: Bgogo的糢式是個很有意思的博弈論,它最終把現金流的利潤鑲入了平臺幣本身,把權利從交易所還給了社區。

2014年當Vitalik寫了他的Ethereum的論文,我們看到時,覺得非常有意思,就決定捐點錢,之後我們就忘了。後來Basic Attention Token (BAT)的ICO提醒了我們,才想起之前的那些Token. 2017年6月我們見了幾乎所有的圈內人,包括趙長鵬。我們讀了他的白皮書,當時就挺欣賞他。我們那時就已經開始了 Bgogo交易所的開發設計,我們應該算是證券級銀行級的交易所。

引用 Bgogo CMO王啓恆的話,「目前Bgogo在國外效應普遍比較正面,幾個KOL包括BoxMining, DataDash都比較喜歡這個理念,都在免費幫忙,ICO Drops也是我們的節點,他們從來沒有投資過任何交易所項目,所以我們也很欣慰。這幾天在忙著在把產品做好,現在離我想要的還差很遠,糢式再怎麼花樣吊打最後還是要看用戶體驗,性能和安全性,這點幣安做的非常優秀。

市場上現在有那麼多優秀的交易所,Bgogo的糢式對我來說是個很有意思的博弈論,因為它最終是把現金流的利潤鑲入了平臺幣本身的價值上,把權利從交易所本身還給了社區,這和在為中心化的企業其實要做的很不同。

我相信之後也會有很多新的交易所糢式我們會互相借鑒。我們會盡力把交易所做好,為項目方和社區牟利,但是無論市場的最終接受程度如何,至少我覺得把權利,利益返回給社區,我們是在交易所的革命路上往正確的方向邁出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