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戶:比特幣叢林中的蝴蝶

2021年5月29日 09:51
来源:秦朔朋友圈

奇點財經推送於5月29日

(編者按:賈銘,青年經濟學者、自由撰稿人。研究領域為行為與實驗經濟學,關註政治經濟學、國際關系、政商關系、博弈論。)

他媽的金錢。到頭來它總會讓你難過得要命。——《麥田裡的守望者》

自由、暴富、愛情,是每個年輕人的夢想。

5·20前夕,單身的幣圈人當然沒有等來愛情,卻等來了財富和自由的幻滅。比特幣遭遇本輪牛市以來最大的一輪閃崩,24小時內暴跌30%。

而如果從本輪的最高點64829美元(4月14日)起算,到5月19日自由落體到29133美元,已經暴跌了55%——腰斬。

這一輪暴跌與以往暴跌一樣,比特幣先動手,以太坊、狗狗幣……市值排名前百的幣種裡,97個幣種跟隨比特幣一起暴跌。

據不完全統計,在5月19日的24小時裡,一共有67萬人爆倉,爆倉總金額約90億美金,折合人民幣約590億,創造了加密貨幣历史上單日最大爆倉記錄。

在幣圈,暴跌從不意外。比如比特幣。

第一次瘋狂始於2011年6月,短短一周,比特幣從10美元上漲至近30美元,然後暴跌至2.14美元。

第二次跳水始於2013年12月,11月末突破1000美元,12月中旬暴跌一半,隨後一年左右,陰跌到172.15美元。

第三年閃崩是2017年12月,從20052美元的历史新高只用4天就狂跌到11000美元。

最近一次暴跌是去年的3月12日,3天時間從8800美元跌到3700美元,史稱「3·12閃崩」。

沒有真正地炒過幣,很難體會這種刺激。

幣圈的閃崩通常發生在午夜,所以經常入睡前的最後一眼還坐擁百倍漲幅,第二天睜眼就發現底褲錢都虧沒了。

其中滋味,刺激?麻木?不足為外人道也。

「5·19崩盤」也早在預料之中,只是沒人知道它會發生在哪一天罷了。

比特幣暴跌的原因

太陽之下無新事,此次暴跌也一樣。原因,當然是綜合的。

1、本輪牛市的漲幅和持續時間已經足夠大、足夠長,「動物幣」投機狂潮湧現。

幣圈向來如此,無論有多少人宣稱他們是加密貨幣最忠實的擁躉,絕大多數人持幣的目的還是投機,低買高賣。

每次暴漲過後,市場情緒在狂熱中陷入極度敏感,大量投資者瘋狂湧入並把手指放在賣出鍵上。

前一段時間各種毫無意義的「動物幣」,比如「狗狗幣」的出現和狂漲,不斷刺激著投資者們隨時跑路的敏感神經。

2、美國的通脹擔憂超預期。

這輪比特幣暴漲,造孽的是美聯儲。

嘩嘩嘩不斷往市場註入流動性,多餘的錢往哪去?房市、股市、幣市。

通脹不斷攀升,美聯儲不斷暗示市場要縮減購債規糢,美元隨時可能回流。容納了大量熱錢美元的幣圈當然首當其沖,投資者隨時做好撤離準備。

3、監管恐慌。

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銀行業協會、支付清算協會聯合發布關於防範虛擬貨幣炒作風險的警示公告,要求金融機構不得開展相關業務。

4、馬斯克喊話。

馬斯克好像並不太擔心特斯拉的剎車問題,而是對加密貨幣表現出了超乎尋常的興趣,曾經高調接受比特幣支付並且為毫無價值的狗狗幣站臺,然後在5月10日現身美國綜藝節目「周六夜場秀」時,承認加密數字貨幣狗狗幣是騙局(hustle)。

5月12日又表示擔心環境問題而暫停接受比特幣支付——而事實上,2018年就不斷有學者提醒,加密貨幣挖礦會導致資源浪費和環境問題,馬斯克不可能不知道。

無論如何,馬斯克的每次表態都引發加密貨幣大幅度波動。

從幣圈人人追捧的「大神」,到幣圈人人唾罵的「叛徒」(我覺得更合適的稱呼應該是「攪屎棍」),馬斯克只用了不到一周的時間。

5、槓桿爆倉形成踩踏。

幣圈成了金融衍生交易的試驗場,也成了非專業投資者的「絞肉機」。

隨著越來越多的投資者通過各種平臺進入加密貨幣市場,交易量在疫情期間已經大幅攀升。

2018年,全球的比特幣交易量為2.21萬億美元,2020年就暴增到11.67萬億。今年一季度又幹到了6.13萬億美元,如果不剎車,全年超過20萬億不是夢。要知道,中國整個股市的年成交量也才30萬億美元左右。

幣市成了熱錢最大的資金蓄水池。

最為可怕的是,加密貨幣的衍生品交易額已超過現貨交易額,這一點意義重大。

以上的五種原因的共同作用,才導致了此輪比特幣的暴跌,只是我們不知道究竟是哪一只蝴蝶先動的翅膀。

血腥的金融衍生交易

這次的「爆倉」更血腥,原因之一是幣圈採用了一種「去中心化金融(Decentralized Finance)」的金融衍生交易,簡稱DeFi。

本質是一種槓桿,但又有點不太一樣。

傳統的金融行業,一般是有一個中心的機構,比如銀行、券商,然後提供金融服務,最簡單的是借貸,另外還有保險、金融衍生品等。

但是DeFi沒有一個中心化的交易所。

「去中心化」一直是幣圈極力鼓吹的優勢。比特幣最大的噱頭就是「去中心化」,簡單講就是,比特幣沒有發行主體,由計算機算法產生,總數量受嚴格限制,可以點對點交易,不需要中間有權威機構進行清算和結算。

在創造了不存在中心化的基本的加密貨幣(token)之後,幣圈希望除了加密貨幣本身之外,能夠把金融交易的一部分,也去中心化,然後就誕生了DeFi。

其實與證券市場上融資融券是一樣的,只不過證券交易有交易所做第三方,而幣圈是把借貸、抵押和所有權轉移,在「第三鏈」上實現了而已。

我們拿比特幣和以太坊舉例,假設這個「第三鏈」叫「X鏈」

如果投資者A想把擁有的比特幣(BTC)抵押,換取以太坊(ETH),那這背後的邏輯是甚麼樣的呢?

首先,A把擁有的BTC鎖定(抵押)在一個特定的地址,對應的,X鏈上會生成一個代表這個比特幣的通證「Pseudo-BTC」,並且在X鏈上生成對應的「X幣」。

然後,A再用「X幣」在X鏈上購買一定數量的以太坊通證「Pseudo-ETH」,這些以太坊通證怎麼來的呢?當然是其他投資者的以太坊抵押物對應來的。

當投資者A購買一定數量的以太坊通證「Pseudo-ETH」時,就把對應抵押的ETH釋放出來了。

這樣,用BTC換購ETH的交易就完成了,如果投資者A到期不還,那麼他抵押的比特幣就被進行違約處理了。整個交易沒有第三方監督機構參與,全部通過區塊鏈智能合約完成。

但是,請註意,這完成的是「等額交易」,比如1個BTC價值10個ETH,那投資者擁有1個BTC,只能換10個ETH,不能換更多。那如果只是等額交易的話,用BTC直接買ETH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搞甚麼DeFi。

DeFi的本質是為了加槓桿。就是用1個BTC買100個、1000個ETH。

但是,有槓桿倍數,出現壞賬怎麼辦呢?

很簡單,其實就是引入證券交易的保證金制度,強制平倉。

所以DeFi借鑒了傳統金融的機制,真正的創新很有限。

智能合約的優勢就是一切都在鏈上,在鏈上就可以自動化。投資者拿1個BTC抵押,可以借出價值10個BTC的ETH,只要ETH是上漲的,就沒有問題。但如果ETH掉頭向下,導致帳戶上的資產價值小於9.05個BTC,那麼對不起,合約自動執行,你的1個BTC抵押物充公。

本質上,這個其實和股票、期貨、外匯的保證金是一樣的,只是在鏈上去中心化自動執行了。

與傳統金融相比,DeFi有更強的開放性和包容性:

第一,DeFi不需要依賴任何中心化的主體來提供信用中介或者背書;

第二,沒有準入限制,即任何一個聯網的人都可進入;

第三,任何第三方均無法阻止任何一筆交易,也不能逆轉任何一筆交易。

這次爆倉與以往不太一樣的就是,過去的槓桿主要集中在中心化交易所,雖然槓桿水平也可以很高,但大部分客戶基本都是老韭菜,反而會比較謹慎。

目前基於區塊鏈和智能合約設計的DeFi,看起來槓桿率比中心化的交易所低,但是由於沒有任何門檻,不需要擔保、不需要提供各種資料,而且在DeFi裡的借貸抵押也不會影嚮現實世界的信譽,反而使加槓桿的投資者更多,由於投資者基數大,出逃時形成的踩踏更厲害。

據數據聚合器DeFi Pulse稱,目前有超過720億美元的資金被鎖定在DeFi協議中。

而且由於DeFi是「以幣換幣」,將不同數字資產的價格綁在一起,會引起不同幣種之間的聯動,某個幣的下跌,更容易傳導到整個市場。

DeFi除了本身的機制設計存在爭議之外,還面臨很多安全問題,包括黑客攻擊的風險、區塊鏈阻塞導致的智能合約執行延遲等風險。

DeFi上的抵押品價值越高,越會激勵黑客攻擊。據媒體報道,僅僅在2020年的2-3月,DeFi領域就出現了6起安全事件,損失超過150萬美元。

加密貨幣沒有改變世界

加密貨幣誕生伊始,肩負著顛覆傳統金融秩序的使命。

加密貨幣基於分布式記賬、共同驗證等去中心化理念與奧地利學派卡爾·門格爾的貨幣自發秩序高度相似。傳統的貨幣理論,先是中央銀行基於黃金發行貨幣後中央銀行基於國家信用發行紙幣,而基於國家信用發行的紙幣存在超發。

超發則意味著持有者被收取通脹稅,但目前又無法解決貨幣發行依賴於國家信用的問題。

「分布式記賬」號稱可以解決信用問題,繞開中心機構(中央銀行),實現貨幣的自我創造和「點對點」的價值轉移;而「共同驗證」意味著可以保證貨幣使用過程中的交易真實發生且不可篡改,號稱可以解決安全性問題。

因而,加密貨幣理論上可以避免由政府發行紙幣造成的通貨膨脹和利益再分配傾向。所以,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加密貨幣寄托了自由主義者用其取代法定貨幣的夢想。

而事實上,加密貨幣既沒有解決信用問題,也沒有解決安全問題,更不是合格的貨幣。我們甚至並不需要加密貨幣。

所謂的解決信用問題,只是把對中央機構基於規則的信用,轉變為對機器和算法基於技術的信用。而不斷演進的技術本身,又構成了最大的風險。

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加密貨幣號稱可以解決安全問題,也是一種假象。如果加密貨幣本身要作為一種商品交換媒介,那最大的安全風險並不是來自於貨幣本身,而是錢貨交易的風險。

如果不引入第三方托管平臺,加密貨幣的點對點交易無法保證錢貨兩訖,也無法保證貨物的質量。

而劇烈波動的幣值,使得加密貨幣本身,也不是一種合格的貨幣。

至於說加密貨幣可以規避通脹,那更是無稽之談。

某一種加密貨幣,比如比特幣,總量有限,只有2100萬枚。但加密貨幣的供應總量是無限的。截止到目前,加密數字貨幣已經超過了5000種(CoinMarketCap收錄了5260種),而從5260種增加到50000種,其實並不困難。

加密貨幣真的是去中心化的嗎?加密貨幣有以任何有意義的方式改變信用邏輯嗎?還是只是轉移了信用糢式?它是強化了還是弱化了現存的信用體系?

加密貨幣現在能看到的最大的價值就是作為一種數字資產提供避險,而提供交易的交易所本身就是一個中心。

坦誠地說,即使避險職能,加密貨幣執行的也並不好。

結語

起碼到現在為止,加密貨幣並沒有改變世界。當然,改變了很多人的世界,有人跳樓、有人暴富。

其實世界上客觀事物都是無謂好壞的,器無本性,君子善用之。

然而,必須再次強調的是,比特幣雖然是一種「數字資產」,但投資邏輯跟藝術品有點像,並不適合絕大部分普通投資者。

真正能在比特幣上賺大錢的人只有兩類:

第一類是比特幣的信仰者。他們真的信仰區塊鏈、信仰比特幣,堅定認為去中心化的數字貨幣符合貨幣自發秩序,將動搖現有的國際貨幣體系。

第二類是超人般的投資者。他們認識到了比特幣的投資意義,並且可以在關鍵時點忍受超常劇烈的波動。

這兩類人是極少極少的。

上周末,大家都刷到大連的車禍新聞,現場視頻慘不忍睹,汽車加速撞入人群,就像保齡球沖開了瓶子,5死5傷。官方通報說犯罪嫌疑人劉某因投資失敗(沒說具體投資了甚麼)無法接受,失去生活信心,遂產生報複社會心理。

不能控制自己的命運,就轉而無差別傷害別人的生命,這是懦夫行徑。

但在金融的叢林,每個人都像一只脆弱的蝴蝶,生死皆系於他人之手。

無論做甚麼交易,投資之前一定要先想退路,當你把籌碼推上去的時候,一定要問問自己,你輸得起嗎?

人活一世,總是免不了被物欲所迷惑,被俗世所紛擾。要懂得看開和放下。

當然,5月21號的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會議上,劉鶴副總理明確指出 「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理論上現在也不能炒幣了。(本文編輯:卜彬彬)

(聲明:歡迎登陸網站https://sfl.gloal/或關註公眾號「奇點財經HK」。本文轉自「秦朔朋友圈」公眾號,已獲秦朔朋友圈許可。如需轉載請向[email protected]提出書面申請。奇點財經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語種及專註於ESG投資與金融科技領域的媒體,是香港期刊協會創會會員。)


友情提示:請下載奇點財經APP(點擊 IOS版 或 安卓版)或關註奇點財經公眾號(奇點財經HK)以得更全面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