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以色列和塞舌爾疫苗接種率全球最高,疫情走勢卻天壤之別

2021年4月3日 09:30
来源:羅漢堂觀點

編者按:原創作者為羅漢堂觀點。羅漢堂是由社會科學領域全球頂尖學者共同發起的開放性研究機構。


2020年的最後一天,世界衞生組織批準了第一種新冠疫苗的全球使用。席卷全球的疫情經濟步入了新階段:疫苗期。截止三月底,全球100多個國家共接種了超過60億支新冠疫苗。

北半球春天到來,在一小部分高疫苗接種率的國家,人們興高採烈地準備迎接經濟的回春。以色列的派對熱火朝天;冰島、馬爾代夫、塞舌爾先後宣布開始接受來自世界各地接種過疫苗的游客;春假期間美國佛羅裡達的沙灘上大學生蜂擁而至;英國也穩步開始四階段逐步開放的路線圖。

接種疫苗確實幫助許多國家遏制了疫情。在以色列,超過55%的人口接種了兩劑疫苗,感染率和死亡率一路下降,疫情得以有效控制。英國接近45%的人口接種了至少一針疫苗,情況似乎也不再那麼糟糕。

但在初現樂觀的背面,我們發現並不是每個國家的疫情都隨著疫苗接種率的上升而逐漸放緩。以塞舌爾為例,超過65%的人接種了至少一針疫苗(全球排名第一),但這一指標的背後卻是一路飆升的新冠病例數,每日的人均感染率和死亡率都在全球名列前茅。全球來看,歐洲、南美和南亞更是即將迎來新一輪的疫情高峰。

這說明,高的疫苗接種率並不總是立竿見影地帶來疫情的緩和,這與大多數人曾經期望的結果似乎並不一樣。為甚麼?因為——

疫苗接種率並不等於有效免疫率

能影嚮人群對新冠病毒的免疫水平的因素其實眾多。疫苗本身有無效的概率;接種疫苗後人體發展出抗體也需要時間,這些都會導致人群的實際免疫水平比表面的疫苗接種率低(且滯後)。反過來,曾經感染過新冠病毒的人群,即使沒有接種疫苗也會有不同程度的抵抗力;尤其在疫情曾經很嚴重的地區,人群的實際免疫率會高於疫苗接種率。

全球來看,免疫期會是一個較漫長的過程。穩健地度過免疫期,是後疫情時代快速有效恢複的基石,這需要我們能準確地評估和追蹤全球各國的實際免疫水平。

為此,羅漢堂疫情經濟追蹤項目建立了一個新的指標——有效免疫率(Effective Immunity Rates, EIR)。我們通過公開獲取的各國疫苗接種數據和統計糢型測算的各國實際感染人數,分別計算來自於疫苗和過去感染兩個方面的免疫率,也利用了最新的疫苗人體試驗和人群血清流行病學調查結果,形成有效免疫率。

通過有效免疫率,我們可以發現高疫苗接種率高並不總是能夠立竿見影地帶來疫情的緩和。

疫苗不是萬能的

我們的觀察顯示,一邊接種疫苗,一邊相應調整與保持社交隔離同樣重要,就像一矛一盾,只有攻守兼備、雙管齊下,才能有效地控制疫情的蔓延。

以色列是最有力的證明。在疫苗推廣早期,以色列政府維持了高強度的社交隔離政策;在稍晚期推出了疫苗綠碼,允許接種過疫苗的人憑借疫苗綠碼更自由地流動。這些舉措成功限制了人際間的病毒傳播,尤其是新變種病毒的傳播。二月上旬,以色列大部分高危人群疫苗接種完畢,死亡率和陽性率開始下降,並在社交隔離政策一定程度放松後繼續下降。在此之後,以色列並未放松疫苗接種的推進,截至3月底,超過55%的人口已經完成兩劑疫苗的接種,另有約6%的人口接種了一劑疫苗。

同處西亞的阿聯酋和巴林,雖然隔離政策嚴格程度略低於以色列,但也通過大量使用「數字疫苗護照」系統保證了對病毒傳播的控制。

塞舌爾則是反面教材。通過嚴格防控,整個2020年塞舌爾的新冠死亡率為0,總病例數也只有200例。疫苗的到來更是帶來了無限希望,許多人都認為群體免疫指日可待,樂觀地認為可以在3月中以前達成群體免疫,於是社交隔離大為放松。這帶來了悲劇的結果:短短3個月時間內,在這個人口只有10萬人的小國裡,4000人多確診新冠,其中22人死亡。政府反應過來,加快疫苗接種和重新提高社交隔離水平,但為時已晚,盡管塞舌爾疫苗接種率全球第一(65%),但大多數為近期接種的第一針疫苗,人群總體免疫率僅略高於20%,無法形成有效的免疫屏障。

這證明,疫苗不是萬能的。尤其在疫苗接種初期,根據人群免疫水平和疫情狀況,合理制定限制社交距離的政策,仍然是控制疫情的關鍵。疫苗與社交隔離,兩個工具的平衡之道決定了疫情的走向。

全球有效免疫國家的四個梯隊

雖然大家都期盼經濟的全面複蘇,但是完全恢複至常態仍然是一個較難快速達到的理想狀態。在近期的一個調研中,來自28個國家的77位流行病學專家中近90%表示,預期能抵抗現有疫苗的新變異毒株將在未來9-12個月內出現,屆時疫苗需要改進甚至重新研發。在這樣的新病毒面前,達到群體免疫水平的國家也無法幸免。

所以,羅漢堂全球疫情經濟追蹤項目提出「準常態」的概念:即人群整體有效免疫率超過50%,但是還未達到群體免疫之前的狀態。在這個狀態下,基礎商業全面開放,非基礎商業也達到開放的基本條件,但全社會仍不能達到全面開放的狀態(比如大型聚會仍無法舉行)。

我們認為,達到「準常態」將會是大多數國家接下來的階段性目標。利用有效免疫率指標體系,我們觀測了185個國家的疫苗接種程度和疫情發展狀態,將這些國家按照羅漢堂預測的恢複至「準常態」的速度分成4個梯隊。

第一梯隊是以以色列、英國和部分西亞國家為代表的國家,疫苗接種率達到很高水平,病毒傳播率或死亡率穩步下降。以色列已經接近群體免疫,這一批其他國家很可能會在夏天之前接近或達到群體免疫。

特別是英國,雖然在疫情初期實施了不成熟的「群體免疫」失敗並被群嘲,但事實證明英國在抗擊疫情的過程中不斷學習,改進自己的策略。英國早在去年12月批準了疫苗的使用,同時實施了經過嚴密設計的長期、嚴格的封鎖政策。通過這一系列操作,英國非常有效地降低了新冠變種病毒的傳播率和死亡率。根據我們的計算,到3月底,英國已經擁有了約35%的有效免疫率,並開始推進經過精密設計的直至6月中旬的解封計劃。

第二梯隊主要來自歐洲。這些國家經历過2-3波疫情,已經具備一定的全人群免疫水平。其中西歐國家疫苗預定較充足但接種大大落後於英美,部分東歐國家(例如塞爾維亞和匈牙利)通過擴大疫苗採購來源,獲得了更高的有效免疫率。盡管歐洲國家的疫苗接種速度跟不上最近一波疫情擴散,但大部分老年人正在得到疫苗的保護,死亡率有望大幅降低。

以中國為代表的感染率低導致有效免疫率起點低的東亞國家也有可能加入第二梯隊。這一批國家中除中國(有效免疫率約3%)和新加坡(11%)外,其他國家尚未開始推進有效的疫苗接種。這些國家具備未來較快推進疫苗的能力,但因為反應與第一梯隊相比稍滯後或感染基數小的原因,大部分國家有效免疫率仍處於較低水平。

第二梯隊的國家大概率會在2021年內達到準常態或區域性群體免疫。如果能夠合理利用疫苗護照等工具,基本不用太過擔憂疫情的失控。

近期雲南瑞麗的區域性爆發就是例子。雖然瑞麗現在仍處於疫苗期初期,但是快速的全面檢測和全員接種疫苗的政策已經顯示,中國憑借現有的檢測能力、動員能力和疫苗供給能力,基本可以精準實現地區性群體免疫,控制疫情的蔓延趨勢。

第三梯隊是南美和南亞的少數國家(如印度)。這些國家的特點是感染率比較高,疫苗接種推進較緩慢,供給也不穩定。這些國家最早能在2022年達到準常態。

第四梯隊是部分南亞、東南亞國家以及大部分非洲國家。在這些國家,由於經濟能力、基礎設施和政府能力的欠缺,疫苗接種尚未實質性地開始。它們在2022年是否能達到準常態並沒有保障,亟待全球協作幫助它們共同抗擊疫情。

值得註意的是,如果第四梯隊國家不能得到及時、足夠的國際援助,其他國家的日子也好不到哪裡去。病毒在第四梯隊國家的傳播,可能引發病毒變異出現並再次肆虐;貿易與工業的停滯將長期損傷全球的經濟活力:全球性的經濟損失和區域性的健康與生命損失會幾乎是必然的結果。

羅漢堂的有效免疫率指標體系還啓發我們產生更有意義的思考和洞察,比如說:發達國家在有餘力時應該優先接種本國公民還是支援貧困國家?全球疫情經濟追蹤項目小組撰寫了一篇報告,試圖闡述我們的觀點。

(聲明:如需轉載請向[email protected]提出書面申請。奇點財經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語種及專註於ESG投資與金融科技領域的媒體,是香港期刊協會創會會員。)


 

友情提示:請下載奇點財經APP(點擊 IOS版 或 安卓版)或關註奇點財經公眾號(奇點財經HK)以得更全面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