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道! 世界各國新冠疫苗研發進展到了什麽程度?

2020年4月23日 04:12

奇點財經4月23日報道 – 記者 梁靜 發自香港

4月15日世衛更新的統計中,全球新冠疫苗臨床試驗已由4月7日的927項增至1135項。而中國相關臨床試驗全球占比從壹周前的近2/3,降至近1/2。此前,4月11日世衛發布的文件稱,全球已進入臨床試驗的疫苗有三種。還有67種疫苗尚未進入臨床試驗。

老鼠撒謊,猴子不說實話

East Carolina University東卡羅萊納大學免疫學教授雷切爾·羅珀(Rachel Roper)多年來壹直致力於研發SARS疫苗, 他表示, 鑒於SARS和COVID-19的相似度, 本以為兩種病毒對疫苗接種的反應可能接近相同。但令人困惑的是,當研究人員用最有希望的前瞻性SARS疫苗進行動物測試時,他們遇到了困難。他們測試的兩個版本都成功觸發了宿主動物的免疫系統產生抗體,都不能有效預防疾病。 “ 人們壹般認為,如果產生抗體,將可以起到保護作用,” Roper說。 “事實上不壹定是這樣。我們能夠誘導免疫反應,但還不足以真正預防這種疾病。”

羅珀(Roper)擔心,COVID-19可能證明了, 這是壹個可以對疫苗產生抵抗力的病毒。FDA還從未批準過任何可以針對冠狀病毒家族成員的有效疫苗,包括SARS,MERS和壹些引起普通感冒的疫苗。

即使研究人員確實開發了可以有效保護動物的COVID-19疫苗,也不壹定意味著它對人類有同樣的作用。羅珀說:“在科學中我們常說, 老鼠撒謊,猴子不說實話(mice lie, and monkeys don’t tell the truth)。我們可以在小老鼠實驗中獲得有用的東西,可以在猴子身上起作用,但在人類實驗時仍然可能不起作用。” 因此,必須在進行完任何動物試驗後, 進行人體試驗以證明疫苗對人類是安全的。

更壞的情況是,稱為“免疫增強” (immune enhancement) 現象, 即疫苗導致感染癥狀惡化。抗體幫助病毒做到這壹點,而不是阻止病毒進入健康細胞。

國際制藥商的加入意味著什麽?

疫苗的研發是壹個長期的過程。葛蘭素史克公司的首席執行官艾瑪·沃斯裏(Emma Walmsley)告訴BBC,壹款疫苗的研發和測試往往需要數十年時間。如果壹年半內能上市推廣的話,已經是正常速度上的極大提升。

上個月,美國波士頓生物技術公司Moderna Therapeutics生產了壹種疫苗,開始了首次人體試驗。總部位於賓夕法尼亞州的Inovio Pharmaceuticals本月初開始測試其候選疫苗,馬裏蘭州的Novavax公司也表示將在5月在澳大利亞開始試驗。4月17日葛蘭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和賽諾菲Sanofi宣布將聯手研發新冠肺炎疫苗,將於今年下半年進行第壹期臨床試驗,如果順利,力爭明年上市。

《財富》雜誌引述香港大學法學教授、藥品專利專家布賴恩·莫庫裏奧說,除了能夠遏制全球疫情以外,第壹個開發出疫苗還可以帶來類似於中“彩票頭獎”的獎勵,因為全球專利制度相對有利於“贏家通吃”。他說生產出疫苗的公司很可能會身價暴漲;成功研發疫苗的國家就擁有疫苗分發的決定權。

羅珀(Roper)指出,即使不能開發出壹支完全有效的疫苗,不完美的疫苗,或者只在短時間內有效的疫苗,也總比沒有疫苗的好。羅珀說:“部分有效的疫苗仍然可以預防疾病大流行和死亡。” “盡管它不是完美的保護,但它確實可以防止住院和死亡, 甚至提高免疫系統。”

在這壹點上,即使不完美的疫苗也不能算是垃圾slam dunk。 COVID-19病毒在野外表現出來的方式使人們很難預測它對疫苗接種的反應。從某種意義上說,免疫是壹種通過教導其免疫系統產生針對病原體的抗體的方法,讓您的身體認為已經患有該疾病的方法。但是,最近在中國進行的壹項研究發現,許多實際上患有該病的患者在康復後血液中的抗體水平非常低,在某些情況下根本沒有。這表明,從疾病中康復或接受了疫苗接種的人可能仍能感染該病毒。

英國牛津大學的研究團隊4月17日宣布,今年9月或將有100萬支疫苗面世,但這批疫苗被標為“可能有風險”。牛津大學的這款疫苗正進入臨床壹期試驗,正在招募誌願者。也就是說,在臨床證明是否有效前,疫苗已開始生產。

牛津大學詹納研究所教授兼所長艾德裏安·希爾(Adrian Hill)在網絡簡報會上告訴記者:“我們不僅開始小規模生產這種疫苗,而且還在全球7個地區有生產商。” “我們的目標是到九月份左右至少有壹百萬劑疫苗就緒,那時我們也拿到試驗結果。”他說,三個疫苗生廠商在英國,兩個在歐洲,壹個在印度,壹個在中國。牛津大學疫苗團隊並未說明的是,如果疫苗臨床結果發現不安全不適合接種,現在已生產的100萬劑疫苗將作何處理。

通過使用現有舊疫苗可以幫助減輕新冠病毒擴散嗎?

只有在世界大部分人口都變得免疫後,才有可能最終控制COVID-19。但這可能是在世界上很大壹部分人口被感染後, 通過預防接種才會發生。目前正在努力加速開發安全有效的疫苗, 只有通過全面的臨床評估才可以證明疫苗是安全有效的,才能用於大規模免疫。考慮到這需要的時間,在當前的大流行期間,沒有COVID-19特效疫苗可以免疫。

為此, 科學界提出, 通過使用現有的減毒活病毒疫苗(existing attenuated live viral vaccines)來減輕SARS-CoV-2大流行。特別是,口服脊髓灰質炎疫苗(oral polio vaccine)已被證明可誘導抵抗多種病毒和細菌感染。由阿爾伯特·薩賓(Albert Sabin)開發的OPV, 包含減毒(弱化)的脊髓灰質炎病毒,在全世界根除脊髓灰質炎的努力中已獲得巨大成功。

除了通過誘導殺死病毒的抗體來預防脊髓灰質炎,OPV還激活其他保護機制,包括先天免疫系統,從而使人們對其他病毒和細菌引起的感染具有抵抗力。例如,在1970年代季節性流感爆發期間進行的大規模多中心臨床試驗中,與大多數流感疫苗相比,OPV保護更多的人免於流感。此外,許多國家的觀察性研究表明,即使在社區中沒有脊髓灰質炎病毒的情況下,用OPV免疫的兒童的住院率和總死亡率也始終低於未免疫的兒童。

中國新冠疫苗研發進展到了什麽程度

截至4月16日,據中國媒體網站《觀察者網》的數據,中國有598項新冠病毒臨床試驗通過項目立項。同時有40多個項目被撤銷。

英國牛津大學流行病學教授陳錚鳴對BBC中文表示:“中國前兩個月的臨床試驗,全球矚目。當時沒有協調,浪費了資源。” 中國流行病學專家鐘南山說,“現在要在中國進行大規模的臨床藥物或是治療的研究,已經沒這個機會了。”

4月15日,被譽為“人民的希望”的瑞德西韋(Remdsivir)在中國的兩項臨床試驗“暫停”,原因是“當前新冠肺炎疫情已得到良好控制,沒有符合條件的患者入組”。

4月14日中國國務院發布消息稱,又有兩款新冠病毒滅活疫苗獲批進入臨床試驗階段。

中國新華社報道,幾天前,中國軍事科學院軍事醫學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的壹款重組腺病毒載體疫苗已於4月9日開始招募二期臨床實驗誌願者,這是全球首個啟動二期臨床研究的新冠疫苗品種。

根據中國國務院的說法,中國正在滅活疫苗、基因工程重組亞單位疫苗、腺病毒載體疫苗、減毒流感病毒載體疫苗和核酸疫苗共五個技術方向上研發。

冠狀病毒疫苗什麽時候有可能準備好?

雖然世界各地數十個研究小組在競相開發同壹種疫苗, 瑞士制藥巨頭羅氏公司Roche的首席執行官塞弗林·施萬(Severin Schwan)表示,冠狀病毒疫苗在2021年底之前可能都無法準備好。他對疫苗能否在未來12到18個月內進行全面測試,生產和廣泛分發表示懷疑。

施萬在本周三(4月22日)與記者的電話會議上說:“恐怕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是, 到明年年底之前我們都無法接種疫苗。”他補充說,18個月開發出疫苗的時間表已經是“非常有野心了”。

羅氏計劃, 五月份開始推行的血液檢查可以幫助確定, 每個人是否攜帶病毒或者是否對病毒免疫。這樣可以使部分人口逐漸恢復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