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訊行業引爆「連環雷」 凱樂科技發風險提示

2021年7月29日 14:41
来源:香港奇點財經特邀專欄 貓財經

奇點財經推送於7月29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連吃三個跌停板後,7月28日晚凱樂科技(600260.SH)發布了一則風險提示公告,據公告顯示,經公司資產,新增供貨商逾期供貨合同23.05億元,而前期公告已披露了逾期供貨合同11.51億元。

同時從整體來看,凱樂科技該賬面應收賬款餘額0.61億、存貨餘額2.11億,而目前專網業務存在異常,上游供應商交付不及預期,從而導致短期內公司向下游客戶交付出現障礙,最終存貨可能存在無法足額變現的風險。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凱樂科技專網通信業務預付賬款累計達到62.27億元,截至7月28日收盤,公司股價僅為5.65元/股,短短5個交易日就跌去32.01%。

公司收益腰折,占比92%的業務暴雷

凱樂科技主要從事專網通信產品、光纖光纜、通信硅管、移動智能終端等產品的研發、生產與銷售,其中專網通信產品2020年為公司貢獻了近92%的收入,市公司最主要的收入和利潤來源。

所謂專網通信,主要是指為政府與公共安全、公用事業和工商業等提供的應急通信、指揮調度、日常工作通信等服務,在一些行業、部門或單位內部,為滿足其進行組織管理、安全生產、調度指揮等需要所建設的通信網路。

而致使凱樂科技出現危機的也正是專網通信的業務糢式,即客戶預先支付10%的預付款,其餘款項在訂單完成和交付後按約定分期支付,但同時公司需要向供應商採購主材部件支付貨款,並向其他不同的供應商採購軟體、殼體、輔料等元器件和原材料,以及添置新的生產檢測設備,最終該類業務從採購到生產交貨周期約為9個月。

通常情況下公司會與供應商簽訂長期採購合同,不過由於上游供應商要求預付款項的舉措,公司往往難以擁有話語權,付款後只能被動等待供應商供貨。

於是,7月23日凱樂科技發布涉及重大訴訟及風險提示的公告,公司將供應商新一代專網通信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一代)告上法庭。
2020年5月至2020年9月,凱樂科技與新一代協商簽訂了29份《產品購銷合同》和1份《補充協議》,合同約定公司向新一代採購隧道式加密傳輸服務系統處理器、智能自組網數據通信糢塊、高速數據處理嵌入式系統三款產品,同時簽訂合同後一周內預付不低於30%的採購款,滿6個月支付合同總價65%貨款,但到貨時間卻為合同生效後180個日历日。

也就是說,截至提起訴訟時凱樂科技已經預付了全部合同95%的價款,但供應商卻延遲近一年時間仍未交貨。

這種糢式對凱樂科技等通信公司並不算友好,但也許如國瑞科技提到的開展該業務是「擴大銷售規糢,提高綜合收益的一種方式」才引致上市公司紛紛進行布局,不過這種結果似乎並沒有體現在凱樂科技的業績上。

2018年凱樂科技營業收入達到历史最高值後開始走上了下坡路,2020年營業收入就已經萎縮至峰值的50%左右,與此同時淨利潤增速也持續下滑,2020年歸母淨利潤也已腰折。

對此,7月23日晚上交所就已火速下發監管函,要求凱樂科技盡快核實專網通信業務糢式、業務實質、上下游關聯關系、資金和貨物往來、目前開展情況以及是否發生重大不利變化等,並仔細摸排和評估各項風險敞口。

在此之前,上交所在針對凱樂科技2017年年報和2019年年報的問詢函和監管函中就已經關註公司專網通信業務的經營和財務狀況、上下游之間以及與公司的關聯關系、資金及貨物流轉情況等,要求審慎判斷該項業務實質,公司及會計師回函未見異常,可能與目前情況存在偏差,此次監管函上交所也要求公司和會計師對此做出說明。

6家上市公司掉進同一個陷阱

事實上,陷入泥潭的並不只凱樂科技一家上市公司,早在5月30日上海電氣就率先明牌。

當時,上海電氣通過發布重大風險提示的方式公告,控股子公司上海電氣通訊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通訊公司)應收賬款普遍逾期,大額應收賬款無法收回,極端情況下最終可能對上海電氣淨利潤造成83億元的損失。

在7月,多家通信業上市公司連環踩雷,除了凱樂科技,匯鴻集團也披露子公司江蘇匯鴻國際集團中錦控股有限公司經營的電子通信設備業務存在部分合同執行異常,涉及金額合計5.51億元。

中天科技和國瑞科技同樣都作出風險提示,公司部分高端通信業務相關合同執行異常,對應原材料供應商交付不及預期、應收賬款出現逾期。

再往前追溯,6月2日瑞斯康達也曾發布公告,瑞斯康達子公司專網通信業務下游客戶環球景行實業有限公司及富申實業公司均出現逾期支付貨款的情形,拖欠貨款合計超過10億元。而環球景行與富申實業均出現在上海電氣的違約客戶名單中。

而短期內6家上市公司踩的甚至還是同一個坑,而這個坑都與隋田力控制下的通信公司有關,據天眼查APP顯示隋田力為上海星地通的法人代表。

而凱樂科技曾披露上海星地通及新一代為其供應商,同時上海星地通還是上海電氣出事的子公司通訊公司持股28.5%的第二大股東,另外國瑞科技也與上海電氣的違約客戶重合度極高。

據公告顯示,國瑞科技已經向長電資訊集團、富申實業、哈爾濱綜合保稅集團有限公司提起違約訴訟,而前兩家公司同時也為上海電氣披露的違約方,另外富申實業還是瑞斯康達的違約客戶。

值得一提的是,在國瑞科技的4起訴訟中,都出現了上海星地通的身影,而匯鴻集團還在公告中提到了供應商航天神禾,根據天眼查APP股權穿透後,也與上海星地通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在目前的公告中,凱樂科技提到「公司光纖光纜、通信硅管產業生產運營已然平穩」,但最終毛利率不足5%甚至部分不盈利還倒貼的業務又如何能撐起凱樂科技的大局。

(聲明:歡迎登陸網站https://sfl.gloal/或關註公眾號「奇點財經HK」閱讀更多新聞。本文轉自「貓財經」公眾號,原標題為《通訊領域「連環雷」持續引爆,凱樂科技再增23.05億逾期供貨合同,6家上市公司掉進同一陷阱》已獲貓財經許可。如需轉載請向[email protected]提出書面申請。奇點財經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語種及專註於ESG投資與金融科技領域的媒體,是香港期刊協會創會會員。


 

友情提示:請下載奇點財經APP(點擊 IOS版 或 安卓版)或關註奇點財經公眾號(奇點財經HK)以得更全面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