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春:警惕對比特幣價格和人民幣匯率的誇張預測

2021年5月28日 08:57
来源:香港奇點財經特邀專欄作者 夏春

奇點財經推送於5月28日

核心觀點

1、比特幣對傳統貨幣體系的批評並不正確,對社會而言比特幣本身的缺點可能大於優點,比特幣會繼續演化並具備存在價值,未來將主要面對來自央行法定數字貨幣的競爭。

2、維持今年美元兌人民幣匯率在6.3-6.7之間波動的觀點,未來,影嚮匯率的市場因素和政策因素很多,人民幣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貶值。

3、建議大家理性投資,應該以長期投資的預期收益,進出口的成本和預期收益,以及生活實際需要來引導外匯交易。即使配置比特幣這類高風險資產,也要限制倉位,回避槓桿。


比特幣的產生是貨幣演化,經濟思想,技術儲備發展到一定階段之後,因為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美聯儲救市啓動後反華爾街,反建制,反通脹思潮的興起,在中本聰的天才發明下產生的。

比特幣自2009年誕生後經历了四次價格的暴漲暴跌,每次暴漲都與貨幣寬松,明星推動有關,而每次暴跌都與比特幣的內在缺陷以及強化監管密切相關。

盡管過去12年比特幣的價格漲幅遠超人類所知的一切資產,但同時它的波動性恐怕也遠超同期所有的資產。

現在我們知道,比特幣的產生基於對傳統貨幣中心化體系的批評,以及對量化寬松帶來通脹的擔憂,但實際上,傳統貨幣中心體系作為人類經濟金融發展不斷演化的產物,其優點遠遠大於缺點,而量化寬松並沒有帶來高通脹。

事實上,今年以來市場關於通脹的爭論,很大程度上仍然停留在貨幣超發必然帶來通脹的傳統思維上。我已經多次指出這種觀點的不足。

反過來,比特幣所宣稱的「去中心化「的優點反而帶來交易成本高,耗能高,定價權集中帶來價格暴漲暴跌等缺點,目前的共識是,對社會來說,比特幣的缺點可能大於其優點。

不過,這並不代表比特幣沒有存在的價值(巴菲特對比特幣的判斷也同樣是情緒化的),隨著虛擬世界的興起,在我們的生活中扮演越來越大的角色,比特幣以及其他加密貨幣已經發展出一整套和股票,債券,黃金等資產一樣的交易生態系統。

比特幣在過去12年也展現出頑強的生命力,具有反脆弱性的特點。因此,我認同深圳科技大學相韶華教授對比特幣未來三種可能的命運的判斷:

1、成為虛擬世界一種具有虛擬貨幣和虛擬商品雙重功能的定價之錨,對應黃金在目前法定貨幣的作用;

2、可能成為機構投資者的資產配置和對沖通脹或美元風險的一種有自身回報和風險特徵的資產;

3、成為大額商品跨國和跨境交易的中介,因為這類交易傳統上依賴銀行,交易時間較長,成本也相對較高。

未來比特幣的發展將與監管的態度,以及各國央行法定數字貨幣的發展密切相關。實際上,比特幣支持者對傳統的貨幣體系的批評,可以通過法定數字貨幣得到很好的解決,進一步優化現有的貨幣體系。

近期針對比特幣方面的嚴監管規定很多,除了大家熟悉的以外,近期土耳其,伊朗都出臺了限制比特幣發展的規定。

而香港證監會也計劃把加密貨幣納入到監管體系,包括加密貨幣的服務商需要申請牌照,以及只能針對合格投資者提供服務。我在本周六會出席香港一個財經沙龍,會了解香港針對加密貨幣最新的監管思想。

就在本周三,美國新任證交會主席Gary Gensler在出席美國眾議院聽證會時表示:

在加密貨幣市場,在投資者保護方面存在許多挑戰和差距。目前市場上的代幣可以在不遵守聯邦證券法的情況下提供、出售和交易。此外,還沒有一家交易加密代幣的交易所在SEC註冊為交易所。

相比於傳統證券市場,這都大大減少了對投資者的保護,也相應地增加了欺詐和操縱的機會。委員會已經將設計欺詐或其他重大損害的代幣相關案例列為優先事項。

總結來說,就是Gensler領導的證交會期待與其他監管機構和國會合作,填補加密貨幣市場在投資者保護領域的空白。這對於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支持者來說算不上好消息。

我們在之前已經詳細分析了Gensler的職業生涯,以及他在嚴格監管華爾街上的態度。

此前,幣圈的人把Gensler出任證交會主席視為對比特幣的利好,因為幣圈發展確實到了需要監管的時候,比特幣作為龍頭,會因為監管帶來的競爭對手減少而利好。

不過,這樣的觀點只適用於比特幣本身完全合規的情況,但事實恐怕並非如此。

關心加密貨幣的朋友,可以在微諾亞APP上回看周三《諾亞第一時間》的視頻回放,也可以在今晚10:00收看鳳凰衞視中文臺《財經正前方》關於加密市場前景的分析節目。

順便說一句,Gensler在國會聽證會上還指出要對SPAC加強監管。這其實也並不奇怪,我們在之前的Morning Call已經告訴過大家研究發現,SPAC形式的上市有利於SPAC的發起人和參與到首輪上市投資的機構,但是對於被SPAC合並的上市公司來說,更加快速的上市的代價是上市的成本其實要比傳統IPO更高。

原因在於參與首輪的投資機構通常會提前退出,上市公司真正募集到的錢要比傳統IPO更少。更加重要的是,Gensler也註意到研究發現,合並之後第二輪參與進來的散戶,通常會遭受投資損失。

在周三晚上《諾亞第一時間》的答疑環節,很多朋友特別關心的另外一個話題是A股和人民幣走勢

很顯然,近期A股走勢部分受益於政府出臺了針對加密貨幣的嚴監管政策,以及抑制大宗商品價格上漲的措施。

實際上,大宗商品近期價格回落,全球對通脹的擔憂有所緩和也是全球股市回暖的外部因素。

但歸根結底,近期A股的走強最核心的因素是人民幣走強,外資重新流入。

我們在年初的投資策略視頻裡清晰地指出今年美元兌人民幣匯率應該會在6.3到6.7之間波動。從基本面看,美元進入貶值周期的可能性較大,但是技術角度分析,美元也不會像市場認為的那樣快速並且大幅貶值。

近期人民幣的走強主要因為美元指數從4月以來的貶值,從93.3到現在跌破90。不過,大家也應該看到人民幣相對於歐元,英鎊和澳元並沒有明顯的漲幅。即使美元偏弱,我們也認為今年美元兌人民幣跌破6.3的可能性不大。

一方面,人民幣走強不利於出口眾所周知,有觀點認為人民幣升值有利於抑制大宗商品價格上漲,但這並非良方。如果未來全球真的出現了通脹,現在升值就會失去通過匯率政策降低進口通脹的空間。

當然,如果美國通脹壓力進一步上升,有可能取消部分針對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這自然有利於人民幣升值,但是美國通脹也意味著美國經濟複蘇強勁,美國國債收益率上升,而這也是有利於美元的。

另外一方面,我們要看到美元兌人民幣6.3是過去幾年美元匯率的一個低點,在2018初短暫跌破後就持續回升。2017年全球經濟複蘇下美元貶值,而2018年全球經濟放緩美元升值,這些都符合历史上美元的規律。

目前來看,在疫情對全球的影嚮下,美國經濟表現好於預期,同時也好於其他發達經濟體,美元指數易升難跌。只有等到全球經濟都進入到複蘇狀態,美元才會回歸貶值周期。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近期投資者對人民幣升值的預期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央行官員在上個月的講話觀點鼓勵,核心內容是將來人民幣國際化,中長期裡,人民幣匯率會相對美元持續升值。

隨後,關於人民幣匯率可能在2024年升值到3的觀點廣為傳播,引發一些人考慮拋售美元。

我已經在《夏春|為甚麼誇張的人民幣匯率預測會廣為傳播?》點評了這個觀點。我對「持續「兩字有所保留,大家也要清楚」中長期「通常意味著這可能是3-5年後,也可能是5-10年後。我特別強調了,在短期和中長期內,匯率都是難以預測的。

就在5月27日,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第七次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會議認為,

當前外匯市場總體平衡。未來,影嚮匯率的市場因素和政策因素很多,人民幣既可能升值,也可能貶值。

沒有任何人可以準確預測匯率走勢。不論是短期還是中長期,匯率測不準是必然,雙向波動是常態,不論是政府、機構還是個人,都要避免被預測結論誤導。  

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適合中國國情,應當長期堅持。

在這一匯率制度下,匯率不能作為工具,既不能用來貶值刺激出口,也不能用來升值抵消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影嚮。關鍵是管理好預期,堅決打擊各種惡意操縱市場、惡意制造單邊預期的行為。

總而言之,我們始終堅持建議大家理性投資,應該以長期投資的預期收益,進出口的成本和預期收益,以及生活實際需要來引導外匯交易。

即使配置比特幣這類高風險資產,也要限制倉位,回避槓桿。

對於通過SPAC上市的企業,不要單純依靠合並前的價格走勢判斷未來走勢,要回歸到宏觀和上市企業所屬行業進行基本面分析,更關鍵的是理解上市企業自身的財務表現和未來發展前景。(本文編輯:卜彬彬)

作者簡介:夏春博士是香港奇點財經專欄作家,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經濟學博士,香港大學經濟與金融學院兼職教授,香港工會聯合會金融委員會會員,主要研究宏觀經濟、資產管理、投資策略、對沖基金等領域。現任諾亞控股董事總經理、研究主管及集團首席經濟學家。

(聲明:歡迎登陸網站https://sfl.gloal/或關註公眾號「奇點財經HK」。如需轉載請向[email protected]提出書面申請。奇點財經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語種及專註於ESG投資與金融科技領域的媒體,是香港期刊協會創會會員。)


友情提示:請下載奇點財經APP(點擊 IOS版 或 安卓版)或關註奇點財經公眾號(奇點財經HK)以得更全面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