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颯 | 校外培訓轉型,如何降低違約成本?

2021年8月7日 13:38
来源:香港奇點財經特邀專欄作者 肖颯

奇點財經推送於8月7日

這兩年,校外培訓並不好做。疫情的爆發讓機構運營步履維艱,政策的收緊嚴重擠壓了校外培訓的生存空間。在政策風暴下,許多校外培訓機構開啓轉型路線,名稱和經營範圍的變更已經成為業內常態。經營糢式的轉變可能帶來哪些違約風險,則是每一個走在轉型「岔路口」的培訓機構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01 校外培訓機構轉型可能面臨哪些違約風險 

第一,服務合同違約。培訓機構在與客戶簽訂校外培訓服務合同的過程中,往往會對培訓的內容、方式、目標作出約定。國家政策的調整可能會使培訓服務合同履行面臨困難。可以預見的是,在政策風暴下,許多校外培訓機構難以繼續為客戶提供原先約定的培訓課程,退課風波將不斷上演,服務合同違約的風險也陡然上升。

第二,勞動合同違約。在經營糢式轉型的過程中,裁員是不可避免的。培訓機構因經營情況和調整業務的需要,可否依據《勞動合同法》第40條第3款的規定,以客觀情況發生重大變化,致使勞動合同無法履行為由解除勞動合同?培訓機構是否應當為此承擔違約責任?這些是培訓機構轉型過程中不得不面臨的問題。

第三,股權收購合同違約。校外培訓機構在日常運營的過程中可能會涉及股權買賣、份額轉讓等問題。緊縮性國家政策的出臺可能導致培訓機構股價縮水、購買力降低,進而影嚮合同的正常履行。

第四,特許經營合同違約。購買優質課程是一些校外培訓機構獲得競爭力的重要途徑。在這一過程中,特許經營合同的簽訂不可避免。政策的收緊可能迫使培訓機構不得不改變培訓課程或轉變培訓方向。如何處理這些特許經營合同,便成為一個棘手的問題。

第五,租賃合同違約。為向學生提供適宜的培訓環境,校外培訓機構往往會租賃房屋作為培訓用地。在政策變更的情況下,校外培訓機構可能面臨經營困難或被查處等情況,進而缺乏繼續租賃房屋的必要。在處理租賃合同的過程中,校外培訓機構可能面臨著承擔違約責任的風險。

02  政策調整是否屬於「情勢變更」       

因政策調整造成合同不能履行的情形,應當屬於「情勢變更」。《民法典》第533條規定:「合同成立後,合同的基礎條件發生了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無法預見的、不屬於商業風險的重大變化,繼續履行合同對於當事人一方明顯不公平的,受不利影嚮的當事人可以與對方重新協商;在合理期限內協商不成的,當事人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機構變更或者解除合同。」情勢變更制度通過賦予裁判機構直接幹預合同關系的「公平裁判權」,使法律能夠適應社會經濟情況的變化。在實踐中,對於政策的調整,法院通常會根據情勢變更條款和公平原則,結合案件的實際情況確定是否變更或者解除合同,具體考量因素包括:政策調整對合同履行環境的實際影嚮、當事人對於政策調整是否具有可預見性、政策調整帶來的商業風險是否可以防範和控制等。

以情勢變更為由解除合同的,並不意味著當事人不需要承擔任何責任。情勢變更造成合同解除,不屬於合同違約。除非當事人在情勢變更之前或情勢變更情況消滅之後存在違約情形,其通常不需要承擔違約責任。但在合同解除後,合同解除制度體系中的善後措施馬上啓用,即尚未履行的,終止履行;已經履行的,根據履行情況和合同性質,可以要求恢複原狀、採取其他補救措施,並有權要求賠償損失。基於此,培訓機構以情勢變更為由解除合同關系,也並非意味著其義務的完全豁免,法院仍會遵循保護守約方的原則公平合理地調整雙方利益關系。

03  政策風險的積極應對        
(一)合同違約風險的預判
一般來說,「情勢變更」規定的適用應當滿足以下條件:1.作為合同基礎的客觀情況發生重大變化;2.情勢變更須發生在合同成立後、履行完畢前;3.情勢變更的發生須不可歸責於當事人;4.情勢變更須是當事人在締約時無法預見的;5.情勢變更須使繼續履行合同對一方明顯不公平或不能實現合同目的。

在培訓機構轉型的過程中,培訓機構是否能夠以「情勢變更」為由解除合同,需要重點關註:

1、在現有政策下,合同是否存在其他履行的可能。例如,在培訓服務合同中,培訓機構是否可以通過教學方式的改變(如線下培訓轉為線上培訓)、教學內容的調整(如將學科類培訓轉變為與學科相關的素質類教育)等方式繼續履行合同。在勞動合同中,崗位調整是否必要、崗位調整是否會實質性地影嚮勞動者履行原崗位的職能、是否足以使勞動合同無法履行等。在租賃合同中,合同是否約定房屋使用目的,培訓機構是否可以通過進行其他業務,維持合同的履行。2、國家政策的調整是否不可預見。國家政策往往具有延續性與持續性,並非一概不可預知。為在合同糾紛的解決過程中獲得有利的地位,培訓機構應積極收集相關證據,以證明合同簽訂時自己對政策走向的了解程度。另外,當事人在合同中約定了未來可能發生的情勢的風險負擔,或者通過合同解釋的方式對合同的風險負擔作出劃分的,法院一般會優先適用合同約定或合同解釋,而非適用情勢變更條款進行調整。(二)積極履行「再交涉」義務

在締約基礎發生變更之後,如果繼續履行合同會導致顯失公平,在民法典之下則產生「再交涉」義務。再交涉不成,則如果通過調整合同內容使其能夠繼續履行,那麼就從鼓勵交易的理念出發,變更合同,使其繼續發揮效力。如果調整之後仍然不能緩解合同履行的顯失公平,則果斷解除合同,使合同雙方從僵局中解脫出來。在一方當事人未履行協商義務,或未提前將解除意思表示送達另一方當事人的情況下,法院可能不會作出解除合同的裁定,或者認定該方當事人對合同的解除存在過錯,在合同解除結算的過程中,對其作出不利裁判。基於此,如果培訓機構因經營糢式轉型而無法繼續履行合同義務,則需要積極與另一方當事人進行溝通,以實現合同糾紛的最優解決。

(三)法定義務的履行

培訓機構並不能以情勢變更為由規避法定義務的履行,這一點在勞動合同的履行中極為突出。《工資支付暫行規定》第十二條規定:「非因勞動者原因造成單位停工、停產期間,用人單位應支付給勞動者停工工資(亦稱停工津貼)」。基於此,為職工提供基本生活保障是用人單位承擔的一種社會責任。在司法實踐中,用人單位以情勢變更為由拒絕履行這項責任的,通常難以獲得法院的支持。

04  寫在最後       

進入2021年,政策對校外培訓機構突然收緊,北京、上海、河南、山西等地的教育部門對校外機構進行了多輪檢查和處罰,多家教育企業頻頻收到高額罰單。「雙減」政策的出臺可能進一步加深校外培訓產業鏈洗牌。轉型或許是政策風暴下校外機構維持運營的唯一出路。在轉型過程中,培訓機構應對相關合同問題進行妥善處理,以盡可能降低轉型過程中的違約成本。以上是今天的分享,感恩讀者!文章觀點僅為一家之言,如有疑問或不同觀點,歡迎公眾號留言討論。

作者簡介:肖颯,香港奇點財經專欄作家。垂直「金融科技」的深度法律服務者,知名律所合夥人,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申訴委員、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中國社會科學院產業金融研究基地特約研究員、中國政法大學法律碩士學院兼職導師、金融科技與共享金融100人討論版首批成員、人民創投區塊鏈研究院委員會特聘委員、工信部資訊中心《2018年中國區塊鏈產業白皮書》編寫委員會委員,被評為五道口金融學院未央網最佳專欄作者。
(聲明:歡迎登陸網站https://sfl.gloal/或關註公眾號「奇點財經HK」。如需轉載請向[email protected]提出書面申請。奇點財經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語種及專註於ESG投資與金融科技領域的媒體,是香港期刊協會創會會員。)


友情提示:請下載奇點財經APP(點擊 IOS版 或 安卓版)或關註奇點財經公眾號(奇點財經HK)以得更全面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