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平等,新時代企業的競爭力?

2021年8月26日 09:18
来源:秦朔朋友圈
奇點財經推送於8月26日
對十多個國家的上千家企業的多年持續跟蹤研究表明,「職場性別平等」不只是體現企業社會責任的一個話題,其產生的競爭力是可衡量的。在這方面領先的公司,往往業績反映了性別平等帶來的紅利;在這方面落後的公司,業績表現明顯與前者形成落差。

但是,大部分的公司在促進職場性別平等方面進展緩慢。少數取得顯著成績的公司,其採取的舉措往往具有系統性、由頂層發動、管理嚴謹等特點,展現了非凡的勇氣和堅定的決心。

種種跡象表明,中國經濟的底層邏輯正在悄然重構。很多投資人和企業管理人員一邊大呼看不懂,一邊困惑應該怎麼辦。

筆者以為,從企業經營管理的角度,ESG評級(環境、社會責任、企業治理)可以視為現階段一個很好的目標衡量框架,即從單一維度的股東價值最大化(利潤和增長驅動),轉變為股東價值和ESG整體最優。

通俗來講,要從效率優先,兼顧公平,到效率、公平兩手抓,兩手都要硬。

關於如何提升ESG管理效果,有很多值得探討的話題。這次先分享麥肯錫對其中之一——性別平等(「社會責任」類別下的一個子項)的研究和筆者對此的思考 。

最近圍繞熱點事件有很多討論,大多集中在如何確保職場性別平等的底線。筆者呼籲,在守住底線的前提下,更應瞄準職場性別平等的高線,因為研究表明,性別平等得分高的公司,更有可能收獲超過行業平均水平的利潤!

麥肯錫公司從2015年開始,對15個國家的1000多家大型企業進行專項調研。2020年最新的研究發現,「性別平等」得分在最高四分之一的公司相比得分處於最低四分之一的公司,利潤超過平均水平的概率要高出25%。而領先者和落後者的差距,在2015年和2018年的研究中,分別是21%和15%。這說明,男女搭配、幹活不累樸實地反映了人性,而且這個效應日趨明顯。

同一系列報告中,還有些有意思的相關性研究發現,比如:

  • 「性別平等」成績優異的「尖子生」(指高管序列中30%以上是女性)和「後進生」(指高管序列中女性在5%以下)的利潤相差將近一半。
  • 得分處於最低四分之一的公司,利潤水平低於平均水平的可能性增加20%。這也算是性別平等欠佳的某種代價吧。

從另一個角度看,2015-2020年之間,這些公司整體的「性別平等」進步並不大。大部分公司停滯不前,甚至還略有倒退。只有少數公司進展明顯。

那麼這些企業做對了甚麼呢?我們可以總結為以下四方面:

  • 大膽承諾具有企圖心的目標,並在組織內部層層分解;
  • 把女性比例納入公司的增長戰略和人才規劃中;
  • 聚焦高優先順序的舉措,營造更具包容性的職場環境;
  • 針對不同需求的細分人群精準施策,並衡量取得的效果。

相反,很多調門很高,而成效不彰的企業,往往呈現出了一些相似的痛點:

  • 性別平等被看作是人力資源的任務,和業務領導沒甚麼關系;
  • 組織內部各種舉措「百花齊放」,又都淪為「曇花一現」;
  • 回避根源矛盾和敏感話題,時間和預算投入到做表面功夫上了;
  • 說的多,但是落地的少,政策不接地氣(比如,只給職場媽媽提供「靈活工作時間」計劃,卻不去解決「靈活工作時間就等於職場自殺」的晉升潛規則);
  • 高層很支持,基層很認同,但是中層不堪其擾、被動應付。

要解決這些痛點,企業就不能只是提出目標,開會宣講,而是要彰顯勇氣和決心。企業的制度和價值觀必須要能直面文化層面的敏感話題,勇於暴露和處理行為失當的個人,不管他/她的職級有多高、對於組織有多重要。而且,還應長期堅持這樣的制度和價值觀。

我們發現,取得不錯進展的公司,往往採取了一些標志性舉措。比如:

  • 把性別平等目標納入考核指標,並與激勵掛鉤;
  • 設立員工權益保護(包括對性騷擾、欺淩等行為的舉報)的專門崗位(Ombudsperson),獨立於人力資源系統,甚至獨立於管理層,直接向董事會負責;
  • 全員必須完成「無意識偏見」(Unconscious Bias)培訓,以識別、糾正在招聘、考評、任務分配等工作中不利於女性和少數族群的「無意識偏見」;
  • 針對「無意識偏見」的制度糾偏。比如在招聘制度中設立「30%原則」:如果某個崗位參與面試的候選人名單中,女性和少數族群人數占比低於30%,招聘流程需重啓,要修改崗位要求中可能存在的「無意識偏見」;
  • 面向全員的「導師」計劃,「導師」要能夠幫助女性應對職場挑戰,而不只是直接匯報的上下級關系。

好吧,鑒於這些做法可能會引起一些爭議,因此,絕不能照搬糢仿,而要找到適合自身的社會文化環境、針對自身痛點的「大招」。我想提醒的是,沒有足夠的「大招」,就改變不了那麼強的慣性。

新中國成立以來,「婦女能頂半邊天」使得中國女性的社會地位、勞動參與率在亞洲國家處於領先水平。然而,在社會、婚姻、家庭等層面,男女平權還是有不少的法律、文化、經濟問題需要解決。

筆者以為,職場性別平等可以成為一個突破口。尤其是頭部企業,通過設立高線目標,以自身的轉型帶動全行業職場生態的進化,進而推動全社會的女性實現更有尊嚴、更有意義感和更有獲得感的人生價值。這不但是企業的社會責任,也是企業在新時代鍛造競爭力的正道。

(聲明:歡迎登陸網站https://sfl.gloal/或關註公眾號「奇點財經HK」。本文轉自「秦朔朋友圈」公眾號,已獲秦朔朋友圈許可。如需轉載請向[email protected]提出書面申請。奇點財經是全球首家提供多語種及專註於ESG投資與金融科技領域的媒體,是香港期刊協會創會會員。)


友情提示:請下載奇點財經APP(點擊 IOS版 或 安卓版)或關註奇點財經公眾號(奇點財經HK)以得更全面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