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支付服務法案》對數字貨幣業的影嚮

2019年1月23日 11:46

據新加坡金管局(MAS)官網1月14日的通告,在經過二讀並通過國會審議後,《支付服務監管框架》(Payment Service Bill)已被正式立法,並被命名為《支付服務法案》(Payment Service Act)。MAS將從風控和合規兩個方向全面監管新加坡數字貨幣交易所、錢包及場外交易(OTC)平臺。同時被監管的還有支付寶、微信等電子支付的業務。

一、監管範圍和方法

法案的監管範圍是所有在新加坡市場有實際運營的相關機構,而不僅限於註冊地在新加坡的機構。因此,火幣、幣安等在新加坡有業務的大型交易所均需著手準備牌照申請。

在這一法案下,「指定制度」和「牌照制度」兩條監管框架並行。受監管業務包括開戶服務、境內和跨境轉賬服務、商業採購服務、電子支付服務、支付型代幣相關服務及貨幣兌換服務。主要的監管風險點包括洗錢及恐怖主義融資、因破產導致顧客或商家的財產損失、碎片化和互操性的限制、科技及網路風險。

在「牌照業務」中,分別發放「貨幣兌換」、「標準支付機構」、「大型支付機構」牌照。判定服務提供商適用於哪類許可證主要取決於持有的電子貨幣量和交易量的大小。如持有的數字貨幣不超過500萬新元,且每月交易額超過300萬新元的主體適用於「標準支付機構」。

二、監管要點

當服務提供商破產時。該法案要求主要支付機構使用下面任何一種方式保護客戶資金免受損失:1、任何銀行或指定金融機構承諾對客戶承擔該等款項的全部責任;2、信托賬戶中的存款;3、以金管局規定的其他方式進行保護。

針對洗錢、恐怖主義融資風險,MAS將針對非法跨境轉移,匿名支付等行為進行監管,當然電子貨幣代幣交易所也不例外。

針對網路安全風險,MAS要求服務商在用戶認證、數據丟失保護和網路攻擊預防和檢測等領域有足夠的風險治理能力。

此外,為個人支付賬戶設定數額和流水上限也是風控措施之一。《支付服務法案》規定,個人支付賬戶中的數字貨幣(類似支付寶餘額)不得超過5000新元。從個人支付賬戶(而不是用戶指定的銀行賬戶)每年流出的最大累計金額不得超過30000新元。這些上限不適用於商業支付賬戶的商業用途。

三、監管對數字貨幣行業的影嚮

這項法案讓新加坡成為少數幾個對數字貨幣業務有明確監管的國家之一。法案出臺後,在新加坡,數字貨幣相關產業不再是監管糢糊地帶。較為穩定的政策落地後,有理由相信越來越多的數字貨幣從業公司將在新加坡開展業務,這或許也是新加坡政府樂見的景象。

金管局副總理兼部長Tharman在回答議會提問時表示,「受新法案保護的電子貨幣門檻將從3000萬新元降至500萬新元。這意味著如果每日平均浮動金額超過500萬新元,支付機構持有的任何電子貨幣都將得到全面保障。如果平均每日浮動金額不超過500萬新元,則不會採取保障措施,前提是支付機構向消費者做出適當的披露。」

這意味著,每日浮動金額超過500萬新元的數字貨幣交易所將得到保障,但一定要符合法案規定的風控和合規要求,適合於風險厭惡型的數字貨幣投資者;低於500萬元的數字貨幣交易所雖然不會得到保障,但受到風控和合規的「掣肘」較少,適合於風險偏好型的數字貨幣投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