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解SFC監管新規——針對虛擬資產交易平臺

2019年11月9日 16:39

前言:11月6日,香港證監會SFC在官網發布對虛擬資產交易平臺採取的新方針與較完善的監管框架,並宣布虛擬資產交易平臺可開始向SFC申請發牌。奇點財經自前年開始緊密關註SFC的監管動態,在過往的報道中可管窺SFC在監管虛擬資產中「一貫採取的方針,本文將以整合的視角看待本次SFC發布的監管新規。

11月6日,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SFC)對外發布新聞稿《證監會對虛擬資產平臺採取新方針》。新聞稿中鏈接SFC此次對外發布的一份文件與一份警告:《立場書——監管虛擬資產交易平臺》以及《證監會發出有關虛擬資產期貨合約的警告》。

除此之外,新聞稿中,證監會行政總裁歐達禮先生(Mr Ashley Alder)的一番話也值得我們關註。

「監管機構需對創新科技帶來的效益持開放態度,但亦應作好準備,解決某些金融科技為投資者帶來的風險。我們決定推行這個新的監管框架,是因為這顯然切合公眾利益,讓投資者能夠選擇在受到妥善規管的虛擬資產交易平臺上進行買賣。」

結合《立場書——監管虛擬資產交易平臺》與《證監會發出有關虛擬資產期貨合約的警告》,奇點財經將此次SFC公布的資訊總結為三個要點。

一、牌照的發放對象偏向STO交易所而非「傳統數字貨幣交易所」

首先根據立場書,在香港地區營運、且在其平臺上提供至少一種證券型代幣買賣的交易平臺均屬於SFC的管轄範圍。這類交易所在SFC推出新規後將主要面臨兩個選擇:一為下架證券型代幣,暫時脫離SFC的監管範圍;二為申請牌照,將業務對象改為僅面向合格投資者。

關於第一點,許多目前有香港用戶的交易所,都在鑽SFC「無權對僅買賣非證券型虛擬資產或代幣的平臺發牌或做出監管」的空子。眾所周知,虛擬資產這類新興資產對各國的監管方過往的法律框架產生了較大的挑戰,而SFC短期內也不能輕易採取修訂法例的方式擴大監管範圍。不過這並不代表SFC束手無策,這在第三點中討論。

有知情人士表示,香港新規的推出可能意味著STO方案除了美國之外又多了一個司法區域的選擇。事實上,立場書中並沒有正面闡述本次新規與STO的直接關系,不過細思後可發現,過去證券型代幣雖然被監管劃分為「證券」類別,但在監管明確表態前,證券行代幣在香港無法合規地進行交易。本次推出證券型代幣合規交易所牌照申請,變相可理解為許可證券型代幣的交易。

牌照發行條件的第一條明確指出,只可向專業投資者提供服務。因此可以判斷面向散戶為主體的「傳統數字貨幣交易所」不在發牌照之列,目前也僅有專註STO的交易所比較匹配。其次,同時運營STO交易所和傳統數字貨幣交易所的運營商也將被排除在外,因在香港進行所有虛擬資產相關業務均需要在SFC發牌的「單一法律實體「下進行。

此外,《證監會發出有關虛擬資產期貨合約的警告》中直接申明,「在香港,任何交易平臺或人士若在未獲適當牌照或認可的情況下發售虛擬資產期貨合約及/或就虛擬資產期貨合約提供交易服務,均可能違反《證券及期貨條例》(第571章)或《賭博條例》(第148章)」。直接堵死了虛擬資產期貨交易所在香港的業務。

總的來說,自新規發布後,持牌STO交易所可針對合格投資者提供交易服務,其中或可混同一些非證券型代幣的交易服務(SFC並沒有明確禁止);傳統數字貨幣交易所只能在監管範圍外的灰色地帶提供加密貨幣交易服務;期貨交易所則全面不得向香港居民提供期貨交易服務。

二、發牌條件以及適用於持牌法團的條款

根據立場書,虛擬資產平臺可申請1號(證券交易)與7號牌照(提供自動化交易服務),申領牌照需滿足以下6個條件:

a、只可向專業投資者提供服務;
b、必須遵守《適用於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營運者的條款及條件》;
c、必須就任何引入或提供新增或附帶服務或活動或對現有服務或活動作出重大改變的計劃或建議,取得證監會的事先書面批準;
d、必須就任何在其交易平臺增添任何產品的計劃或建議,取得證監會的事先書面批準;
e、必須就其業務活動以證監會訂明的格式每月向證監會提供報告。有關報告必須在每個历月結束後兩個星期內及另外應證監會的要求呈交給證監會;
f、必須委聘一家證監會可接受的獨立專業公司,以對持牌人的活動及營運進行年度檢視,及編制一份確認其已遵從發牌條件和所有相關法律及監管規定的報告。首份報告必須在牌照獲批準的日期起計18個月內呈交給證監會,其後的報告應在每個財政年度結束後四個月內及另外應證監會的要求呈交給證監會。

平臺營運者一經獲發牌,就需要遵守《證券及期貨條例》及其附屬法例。除此之外,鑒於虛擬資產的特殊性,SFC還從8個角度進行了補充,分別是:

1.穩妥保管資產:包括信托架構保管客戶資產、線上及線下錢包存儲資產的比例規定、保險購買要求、私人密鑰管理等。
2.KYC要求:預計SFC在此的要求將呼籲FAFT規定。
3.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具體同上。
4.預防市場操縱及違規活動:SFC認為虛擬資產世界裡的操縱行為與傳統金融世界並無不同,可用傳統工具進行監測。
5.會計及審計:虛擬資產審計與傳統資產不同,需要謹慎選擇「核數師」。
6.風險管理:SFC規定平臺營運者及其有聯繫實體將需設立穩健的風險管理框架。
7.利益沖突:虛擬資產交易所既作為客戶的代理人,同時也是主事交易員,與客戶存在利益沖突。
8.平臺上的虛擬資產類別:平臺營運者在將任何虛擬資產納入其平臺上交易之前,應該先對該等虛擬資產進行所有合理的盡職審查,確保它們符合平臺的準則。

三、SFC的後續動作

立場書中明確表示,SFC已為願意並有能力領取牌照的平臺,制定一套與適用於持牌證券經紀商及自動化交易場所的標準相若的嚴格標準。持牌虛擬資產平臺將會被納入證監會監管沙盒,在一段期間內接受密切及嚴謹的監管。此外,證監會將繼續監察市場發展,並與政府共同探討長遠而言是否有需要修改法例。

雖然SFC為虛擬資產交易所的合規化提供了一條路徑,即使一旦拿到牌照將進入監管沙盒作為緩沖,根據SFC一貫嚴謹的監管風格,也可推測虛擬資產交易平臺的發放將會非常謹慎。這一點可以參考僅在一個月前發布的,針對虛擬資產基金管理公司的監管框架。

奇點財經此前報道的《詳解SFC監管新規——針對虛擬資產基金管理公司》一文中提到:

「因為加密貨幣市場發展仍處於早期階段,部分虛擬資產(加密數字貨幣)暫時不被認定為」證券」或」期貨合約」,不在SFC的監管範圍之內。

但SFC採取的措施是,只要虛擬資產基金管理公司符合最低額豁免規定,則需要按規定申領牌照。特別是基金分銷商分銷的產品中只要包含虛擬資產也需要須持牌或向證監會註冊。「

盡管受監管範圍的限制,SFC仍能找到有效的方式應對香港投資者可能面對的投資風險。對比上述幾乎能把所有香港虛擬資產基金管理公司納入的監管框架,本次推出的虛擬資產交易平臺框架實際涵蓋的是STO交易所,面向的對象是合格投資者,而令各國監管頭疼的是大量非合格投資者面對的風險,以及公眾資金的去向。

相信SFC也認識到了這一點,因此其強調的策略是「投資者便能輕易區分受規管和不受規管的平臺」而非排除所有不受歸管的交易平臺。相信現在不受監管的加密數字貨幣將會是SFC下一步的監管重點,而這個可能是通過修改法例實現。

綜上,SFC清晰的認識到監管的緊迫性。並在立場書第二章節中強調:

全球加密數字貨幣與交易平臺層出不窮,2019年第二季經IEO籌集的資金總額超過14億美元、越來傳統金融機構及服務供應商進場,虛擬資產的生態系統正在穩定擴張及變得更加負責,提供的服務可比擬傳統主流金融機構……

虛擬資產已經涉及到越來越多的公眾投資者以及龐大的公眾資金,SFC在此給予了明確的監管態度:「即使不在監管範圍,也可通過發牌照的方式有效監督」,其態度較為積極。

早在2017年9月的ICO風險警示,到18年11月的《有關針對虛擬資產投資組合的管理公司、基金分銷商及交易平臺營運者的監管框架的聲明》,再到今年的《適用於管理投資於虛擬資產的投資組合的持牌法團的標準條款及條件》以及《立場書——監管虛擬資產交易平臺》。自此,SFC已在虛擬資產的監管上建立一套大體的框架,涵蓋了KYC/AML、用戶資產托管、資訊披露等一系列細致規定。

隨著加密貨幣行業的持續發展,監管的延遲也將可以預見。不過,隨著監管對虛擬資產的認知加深,硬分叉(hard fork)、空投(airdrop)等專業的概念被逐一厘清,這個行業中的糢糊地帶將被逐漸掃清,奇點財經將持續報道這一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