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投資人Seth Klarman警告全球日益增長的政治和社會分歧可能以經濟災難告終

2019年1月23日 02:56
来源:奇点财经Singularity Financial

以下文字從「紐約時報」部分翻譯並整理-

隨著商業和政治領導人抵達瑞士阿爾卑斯山參加世界經濟討論版年會,大家都在討論來自美國著名投資人Seth A. Klarman的一封致投資人的信件。

61歲的價值投資者Seth A. Klarman是投資界一位大師級人物,他經營著Baupost集團,管理著約270億美元。他警告全球社會緊張局勢,債務水平上升以及美國領導力下降。他沒有參加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討論版的年度朝聖,但他的言論經常被政策制定者和高管們所採用。在他寫給投資人這封長達22頁的年度信中,言論黯淡,警告全球範圍內日益增長的政治和社會分歧可能以經濟災難告終。

Baupost的投資人包括哈佛和耶魯的捐贈基金以及世界上一些最富有的家庭,大家在來到達沃斯集會之前相互傳閱。這個大會有Bill Gates,Sheryl Sandberg等商業領袖,像Bono這樣的社會和文化人物,以及像德國總理Angela Merkel這樣的國家領袖。Klarman先生,有時被稱為「波士頓的甲骨文」,是「奧馬哈甲骨文」巴菲特先生贊揚的為數不多的金融家之一。他的觀點非常受追捧,他撰寫的關於價值投資的絕版書在亞馬遜上售價高達1,500美元。

「It can』t be business as usual amid constant protests, riots, shutdowns and escalating social tensions,」 他寫道:「在持續不斷的抗議,騷亂,關閉和升級的社會緊張局勢中,我們不可能像往常一樣。」

Klarman先生對於投資者忽視川普總統在推特上的任性胡言,以及過去一年美國在世界上舞臺的退出表示不滿。「二戰後建立的國際秩序逐步消失,市場忽視了一個更加孤立的美國可能帶來的長期影嚮,世界越來越分散,世界霸權爭奪不斷加劇」,他寫道。

由於政府關閉,川普和美國代表團取消了參加達沃斯會議的計劃,這將使默克爾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有機會填補領導空白。Klarman先生引用法國「黃背心」游行,並擴散到整個歐洲:「社會摩擦仍然是全世界民主國家面臨的挑戰,我們想知道投資者甚麼時候會開始關註這一點。」他補充道,「社會凝聚力對那些有資金投資的人來說至關重要。「

他詳述了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幾乎每個發達國家都承擔了越來越多的債務,他說這種趨勢可能導致金融恐慌。他引用了2008年至2017年政府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在美國超過100%,法國,加拿大,英國和西班牙也接近這一數字。他說:「下一場重大金融危機(或之後的金融危機)的種子很可能就藏在今天的主權債務裡。」

Klarman先生特別擔心美國的債務危機,這可能對美元作為世界儲備貨幣的地位以及它最終如何影嚮該國經濟意義重大。他寫道:「沒有人知道多少債務是太多,但美國將不可避免地達到拐點,到那時,已經持懷疑態度的債務市場將會拒絕繼續向我們提供我們能夠承受的貸款利率」, 「當這場危機爆發時,想讓我們的房子井然有序可能為時已晚。」

2017年,Klarman先生將部分資金返還給投資者,稱他沒有看到足夠好的投資機會。 然而,他也在信中承認,即使他預計會發生危機,「但是最壞的情況不會經常發生,你不能被恐懼支配而無所作為。」

Klarman先生是一名註冊獨立人士,多年來一直是共和黨人的捐助者,但他一直在批評川普,並試圖選舉民主黨人來削弱他。 他在信中說,他特別擔心川普把真實的資訊描繪成「假新聞」,以至於給社會和經濟帶來巨大影嚮。

無論危機即將來臨還是數年之久,Klarman先生似乎相信它即將到來,它不僅表現在市場低迷,而且還可能出現更多暴力事件。

「想象一代人生活在社會動蕩不斷惡化中,」他寫道,「這將導致經濟落後,為大量的國家債務去買單。」